微啦网 首页 > 职场

金小贝:中年女子的寂寞,不需要一个可谈的人,一条知心的狗

2019-08-14 06:15 weila

作者:金小贝

1

龙应台说:“有一种寂寞,身边添一个可谈的人,一条知心的狗,或许就可以消减。”

而中年女子的寂寞,不是一个人一条狗就可以解决的,有时候,甚至不需要某一个人,只需要寻一处茫茫天地的无着无落,素颜修行。

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在忙完了一家人的洗洗涮涮,顾不得敲打一下疲惫的腰,就窝在沙发里。

此刻,不想听丈夫拖鞋磨地的声音,不想听孩儿搅闹的声音,不想回忆上司喋喋不休的咆哮,只想轻轻地打开音乐,听一曲蔡琴。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在那大河般深沉,黄昏般惆怅,星空般寂寥,宿醉般缠绵的声音里沉沦。

中年女子,无时无刻不在感觉到累,在某一个清晨,面对镜中的皱纹,会蓦然升腾出“朱颜辞镜花辞树”的心惊。

老了。她会这样想。

于是,她想走出去,哪怕只是在附近遛一遛,透透气也好。

最好是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住进一个陌生的宾馆,选一个寂静的房间,好好睡一觉,然后洗一个澡,穿上纯丝绸的睡袍,开一瓶红酒,打开窗帘。看灯红酒绿在视野下浮动,一边幻想那里一幕幕或喜或悲的剧情,一边用舌尖去触摸红酒的润滑。

需要男人吗?不需要。

中年女子最喜欢的是舒服。即使一个体贴风情的男子,他的索取也多于给予,你的奉迎也多于随性。

已经知道世上的玫瑰下面长满了刺,孔雀的背后是丑陋的臀,一张好看的皮囊里裹着怎样的灵魂,不敢想不敢问。

展开全文

她曾经差一点有过一次艳遇。那个面容清朗的中年男人就在快要与她和谐的那一刻,朝地毯上吐了一口痰。这口痰距离垃圾桶仅一公分,却一下子拉开了她与他的暧昧。她坐起来,礼貌地递给他一杯茶。于是,清朗男子礼貌地告辞,从此,相忘于江湖。

其实她也在想,自己于他,也定有他所不能忍受的不堪。只是男子很多时候比女子更能忍,亦或者更能顾及女子的情面。

与爱,又有什么关系?

既然不爱,又何必?

不如就这样静静地品一杯红酒,不开电视,不看手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

2

45岁的她,依然美丽。美丽到或老或小的男子总喜欢在她面前示好。而她,却是波澜不惊的从容。

一个人在外的时候,她会回忆起往事,回忆起初恋,也会想一想自己的婚姻。家庭,无疑是她全部的依靠,但对家庭里那熟悉的每一寸摆设也总有抑制不住的厌倦,就像厌倦了日复一日的馒头包子米饭,晨夕相对的丈夫的脸。

永远是那同样的语调,同样的味道,连打嗝的声音都十几年如一日。

她想起《爱情呼叫转移》里的徐峥想离婚,徐妻要他给个理由,徐峥说:“你在家里面永远穿这件紫色的毛衣,我最烦紫色知道吗?我讨厌看见紫颜色;刷牙的杯子得放在格架的第二层,连个印儿都不能差;牙膏必须得从下往上挤,那我从当中挤怎么了?我愿意从当中挤怎么了?每星期四永远是炸酱面、电视剧、电视剧、炸酱面;还有,你吃面条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嘬着那个面条一直打转转?”

呵呵,天底下的婚姻何其相似,但天底下的婚姻大多不能像戏里的徐峥那样可以重新来过,可以尝试十二位或纯洁坚韧,或天真无邪,或性感妖娆,或知性端庄,却都拥有天使面孔的女人。

在这场情感的闹剧中,徐峥最终得到的不是无尽的幸福,而是不明的困惑和深深的懊悔。

她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却也时常烦躁和寂寞。

网上曾经有段时间经常会出现这样一段话:中年男子回到家,总爱把车停在地下车库里,坐在里面,默默地抽一支烟。

其实女人也何尝不是这样。就像她,有时候会在做完家务后,站在窗前,窥视着小区里的一切。

这栋楼里,有因为装修而持续不断的尖利的噪音。楼群间的空地上,有于稀薄的泥土里胡乱生长的树木。黄昏里,有携儿带孙的喧嚣嘈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