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职场

郭京飞,跟上光的节奏 | 封面明星

2019-08-12 22:30 weila

喜欢等待的人很多,固执的相信这件事是美好的。六月的上海电视节,郭京飞获得了白玉兰奖。他似乎一直在等待这样一部作品,用以爆发他十年来一直蓬勃的能量,以便日到正午时,跟上光的节奏。

「我基本每个戏发挥都差不多,但就这个戏拿着奖了,感谢正午阳光,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制作,我也不会站在这里,感谢我的老板……老板希望我当一个好演员,隔了快十年才抱了个奖回去。」白玉兰颁奖礼上,郭京飞大脑一片空白, 说出了实话。

有人说,这十年间郭京飞没赶上机会,大材小用了。回到台下,他又变回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人总得有一个先飞起来、再往回找的过程,俯瞰容易恐高,万一飞不动摔下去怎么办? 还是在底下吧,底下安全」。

展开全文

木炭烧得通红,火星儿一簇簇往外蹦,不锈钢烤架被熏成黑色,阵阵白烟从下往上冒。铁钎子串好的鱿鱼、牛肉、五花肉一字排开,五花儿渗出了滴滴肥油,落到炭火上,燎起一阵火苗,郭京飞一盆水泼上去,火势反倒更大了。今年严冬时节的这一次烧烤,如烈火烹油,倒有些预示的意味。

郭京飞早已不想火不火的事,「人不能太急功近利,相信上帝,他一定给你一个好的答复」。《都挺好》的品质是一早就预约了「爆款」的,但他也相信,一个戏有一个戏的运势,「我觉得我有的戏应该大火,或者说每一部吧,结果是不痛不痒;也有两三部都没播,拍完就完了。」

去年他上了多部作品,年初有大戏《琅琊榜》,「卡粉男孩」频上热搜;四部电影接连上档,上半年有《二代妖精》、《21克拉》,下半年《胖子行动队》、《宝贝儿》,如今回看,一切都像蓄势待发的前奏。《宝贝儿》是他首次拍文艺电影,问及感受,他话中有另一种情绪,「那就是我的世界,我本来就该在这儿」。

他和导演刘杰获得了一点共鸣:做艺术需要单纯真挚。两人第一次见面是五年前,那天他去导演工作室看一个小片,刘杰说一口京片子,在屋里洗着杯子、倒着水,既不那么温柔,也没那么各色,普通人的样子。郭京飞想:这是导演? 后来他发现,刘杰才是武功高手,扎人堆里看不出来的那种。

「他如果是习武之人,一定是修内家拳的,走路形体非常协调,对很多事物十分敏感。他对艺术、对表演的要求很落地,不急于让人看懂,但也不装,非常忠于自己。他的德国摄影师也说着一口京片子。」刘杰像他当年演话剧时合作过的艺术家,他们有共同的特质,孤独、内敛。

从认识他到接演电影,中间吃了两次饭,喝过一顿酒。「我那时候开始慢慢了解刘杰导演,和第一次见他不一样。」喝酒那天,一人一瓶啤酒,刘杰 说他想拍一个电影,郭京飞没有毛遂自荐。他心想:「我觉得人家不一定看得上我,因为我是一个拍电视剧的,或者说演话剧的,和电影不一样。」

很长一段时间里,郭京飞都保持这种自谦。他谈到和包贝尔的几度合作,也是类似的措辞。「包贝尔客串《21 克拉》是因为我,当时我拍电视剧,他找我来了,大年初二喝了一夜酒,让我去他的《胖子行动队》串一把。他很诚恳,所有演员一个一个磕过来,对谁都一样,而且我又不是一线大明星,不是一个能够决定他卖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