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娱乐

连导师都开始“消费降级”,新一年的选秀还有看头吗?

2019-01-12 20:30 娱论场

像鞠婧祎和古风的关系,是否就因为她演过古装偶像剧?而同样是演员类节目,周冬雨和井柏然对比隔壁《我就是演员》的导师阵容也差了挺大一截。《青春有你》去年的rap导师还是欧阳靖,今年也换成了艾福杰尼。

 

不过综艺选秀这么多,平台间争抢导师一向激烈,还闹出过不止一次的纠纷八卦。如何用差异化思路选出最适合导师,估计各节目组也是每天挠头苦想的。

流量开始失效

 

 

深知流量导师的重要性,各个节目组早就对这些流量导师摩拳擦掌。为了弥补他们业务能力上的不足, “导师”二字对于他们来说份量过重,于是冠在流量明星前面的前缀变得愈发多元,制作人、星推官、发起人等等。

 

比如《明日之子2》给杨幂安排了厂牌星推官的角色;《下一站传奇》里明星导师们的名头是传奇创始人;《声入人心》里刘宪华是出品人;《热血街舞团》里嘉宾的名头是召集人。

 

节目组也算是为这些流量导师操碎了心。不过好在一切都很值得,去年的大部分综艺都靠这些年轻导师扛起了节目流量的大旗。

 

然而,眼下这些流量导师也明显有了疲软的趋势,观众开始丧失新鲜感。

 

吴亦凡的《中国新说唱》、鹿晗的《这就是对唱》、张艺兴的《即刻电音》,三档节目的流量都没能被三个顶级流量导师带起来。

 

去年张艺兴在《偶像练习生》通过张PD的人设圈了不少粉。但今年参加类似的节目,风格也几乎一致,观众的新鲜感必然有所下降。目前的《即刻电音》又给他带来了负面讨论,流量明星选择到综艺节目上做导师,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节目组选择流量明星做导师同样也会遇到一些问题。即使拥有超高流量,也有可能无法在节目中出彩。比如鹿晗的综艺人设,相对而言就没有立住。无论是《热血街舞团》还是《这就是对唱》,他都没有太惊艳的表现,没能释放综艺感圈粉。

 

作为相声界的新晋流量,张云雷一来没出圈,二来粉丝的跨界转换率还有待提高。《国风美少年》的导师首秀没什么水花,节目组也是打错了算盘。

 

导师的选择还需谨慎,在内容创新、模式创新之后,选秀综艺节目的导师阵容也不得不开始创新了。既得有新鲜感,又得自带流量,还得有综艺感,现有选择导师的思路下,可供选择的对象还真不多。也难怪到处导师荒,不得不赶鸭子上架。

导师断层,何以创新

 

 

选秀综艺的导师们无论是年龄上还是资历上,都已将出现了明显的断层。从选秀养成中走出的艺人再回到选秀养成类节目中担任导师,而他们所选出的选手则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选秀二代”与“养成二代”。

 

当年华晨宇参加选秀时,李宇春是那届比赛的导师。五年之后,华晨宇和李宇春同时担任《明日之子2》的星推官;才刚刚出道几年的周洁琼和程潇,几乎是刚结束练习生的生涯就开始给另一些练习生做导师,甚至不少选手的练习生涯比她俩还要长很多。

 

这种旧选手和新导师的过渡,标志着选秀养成类节目完成了一个轮回的迭代。只不过这个过程在不断加速,但显然选出优质明星的速度并没有赶上轮回迭代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