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养生

中医对肝纤维化逆转的认识与治疗

2019-04-15 20:37 临床肝胆病杂志
刘成海, 赵志敏, 吕靖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肝病研究所

肝纤维化见于肝炎病毒、酒精、药物、血吸虫等原因引起的大多数慢性肝病,是慢性肝病向肝硬化发展的必经病理过程,因此抗肝纤维化是慢性肝病的重要治疗措施。近40年来,肝纤维化的现代医学研究取得了长足进展。随着肝星状细胞(HSC)分离培养与功能的发现,明确了肝纤维化不仅是组织结构塌陷的被动过程,也是机体对慢性损伤修复的主动反应,肝细胞损伤减少、HSC活化、胞外基质成分代谢失衡等在其中均发挥重要作用。不同病因的肝纤维化各有其特点,但也具有共性形态特征与病理机制。肝纤维化诊断方面可采用肝脏硬度值与血清标志物等无创方法;治疗方面2000年Wanless等首先报道抗病毒可促进乙型肝炎肝纤维化消退,而后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不仅肝纤维化,且一定程度的肝硬化都是可逆的。长期以来,中医药经过临床实践,形成了以辨证论治为特征的肝纤维化相关疾病诊治经验;尤其近30年来,通过实验探索与循证医学研究,产生了抗肝纤维化的中成药与有效经验方,并初步建立中西医结合抗肝纤维化治疗方案。随着中药质量的提高与临床研究的发展,质量上乘、疗效显著的抗肝纤维化中药新药必将进一步出现,以满足慢性肝病患者的临床需求,并促进中医药的现代化与国际化发展。本文就中医诊断肝纤维化及中药治疗的传统认识、近年临床研究进展及未来发展作一阐述。

1   中医对肝纤维化、肝硬化的传统认识与诊治经验

根据临床特点,肝纤维化和肝硬化多属于中医“胁痛”、“积聚”等范畴,“积之成者,正气亏虚而后邪气踞之”(《医宗必读》)。病因病机多因正气虚损,虚邪贼风如“六淫”太过或“七情”不适等方可乘虚而入,而致气滞血瘀,常常过程迁延,日久而成。《灵枢·百病始生》云“积之始生,得寒乃生,厥乃成积也”。《杂病源流犀烛·肝病源流》曰“气郁,由大怒气逆,或谋虑不决,皆令肝火动甚”。过量饮酒也是其重要因素:“又多饮人结成酒癖,肚腹积块,胀急疼痛,或全身肿满,肌黄少食,……肝积在左胁下,状如覆杯,……名曰肥气”(《证治要诀》)。《诸病源候论·积聚病诸候》提及:“诸脏受邪,初未能成积聚,留滞不去,乃成积聚”,即指出了本病迁延日久的特点。治疗方面,主要体现扶正祛邪,祛邪则重在活血化瘀。《素问·至真要大论篇》提出“结者散之,留者攻之”等原则。东汉医圣张仲景在《金匮要略》中指出:“积者,脏病也,终不移;聚者,腑病也,发作有时,辗转痛移,为可治”。不仅区别积聚的程度,且提出“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的健脾扶正治则,所创立的桃仁承气汤、下瘀血汤、大黄蛰虫丸、桂枝茯苓丸等多首活血化瘀方剂,沿用至今。明代王肯堂《证治准绳·积聚》云:“治疗是病必分初、中、末三法”。即需根据病程病情合理攻邪或补虚。清代王清任《医林改错》则强调瘀血在积聚发病中的重要作用,进一步发展膈下逐瘀汤等活血化瘀方剂。清代沈金鳌《杂病源流犀烛》:“诸积之痰食死血,又未尝不先因气病也,故治积者,必兼行气涤痰,去瘀消食,而后可耳”。提出“去瘀”之外,尚需注意“行气”与“涤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