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情感

爱的路千万里,我们要走过去 | 人间春节特辑·相亲角

2019-02-11 10:26 人间theLivings

我之前从来没想过这样完成婚姻

我叫青衫,30出头。26岁的时候,母亲开始找人给我介绍对象,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想过用这种方式完成婚姻。

我对理想伴侣的定位是:容貌清秀,身材要有曲线,工作不需要有多好,但要有生存能力,最好和我兴趣相投,三观相近。现在想想,这个要求,似乎真的有点高。

 “你也一个人三四年了,找到了吗?结婚就是踏踏实实过日子,哪有那么多名堂,你别太刁了。”母亲这样说。

刁,在我们的方言里的意思就是“作”。

之后母亲托我表姑帮我找对象,表姑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哪敢说我的真实想法,只说:“最好成长环境和我差不多,上过大学,爱读书,不打牌。”

没过几天,表姑就给我发来一个手机号,说是她一个同事的朋友家的亲戚,让我有时间联系联系人家姑娘。

我心想,管他有枣没枣,先打一竿子再说。

那时候我还没有什么相亲经验,纠结半天,在网上查了几段开场白,然后修修改改,编了一条短信发给她。

整整一天,没有任何音讯。大概人家压根儿不想相亲,只是大人们一厢情愿吧。

我的心里有了波动

没想到,晚上九点钟她回信息了,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是白天工作太忙,实在顾不上。

然后我们就开始发短信和QQ,聊彼此的学历、工作、爱好。她谈吐很得体,偶尔还很俏皮,我心里多少有了那么一点波动。

十多天之后,我们见面了,她是个瘦瘦的女孩,说话柔声细语,我挺中意的。

吃饭的时候她问我:“你能吃辣吗?”

我回答:“能啊,那个阿姨没告诉你我是湖南人吗?”

她微微一怔:“哦,没有啊。我还以为你是本地的呢。”

回家的路上,我半开玩笑地问她:“可以给我打多少分啊?”

她说:“还不错,80分吧。”

80分……这是不是意味着可以把革命友谊升华一下了?

第二天下午,我决定给她打个电话,是一位男士接的。他操着带着口音的普通话:“你谁了?”

我心里一沉:“她在吗?”

“这会儿不在,你谁?”他的语气明显带有敌意。

“哦,我是她同事,问她点工作上的事。请问您是?”

“我是她对象。”

挂断电话,我心中五味杂陈。一个多小时之后,我收到她的短信:“以后别再联系我了。”

这是我第一次相亲。

她自始至终只是笑了笑

到28岁,我依然单着。那个春节表哥来我家拜年,我妈又问他认不认识合适的姑娘。

表哥一拍大腿:“我正有这个想法,怕我弟不愿意就没说。我们隔壁家就有一个,长得蛮好看的,个儿高,到你肩膀,白净。就是没读多少书,初中读一年就学裁缝去了,不过人有手艺,挺挣钱,一个月五六千……” 他一口气说了一大串。

我说:“没读多少书,哪儿来共同语言啊?”

表哥很不屑:“嘁,什么共同语言不共同语言,我和你嫂子都没读多少书,这多年也好好的。”

那是因为你俩文化水平差不多。我心里蹦出一句恶毒的话,但没开口。

母亲试探着说:“要不哪天你们见见?”

没过几天,我们就在表哥家里见面了。开始我还以为只是单纯地去拜年,刚进家门也就十来分钟,又到了几个客人,我以为是姨父那边的亲戚,没当回事,结果表哥把一个阿姨领过来了。

表哥指着母亲说:“这是咱四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