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情感

1970-01-01 08:00 weila

“是要离婚吗?”楚千千哀伤地看着身边这一对狗男女,“你确定好了,我们明天就去办手续。”

沈昊马上点头,“我早就在等这一天了,你看看你,结婚才三年你都成什么样了,不修边幅,你这身上是什么味?臭死了!”

她身上,是她婆婆,也就是沈昊妈妈吐的东西,因为没有衣服换了,她才穿着脏衣服回家。

不等楚千千回答,沈昊接着说,“你说你不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至少在夫妻生活上有点表现吧,跟雅雅一比,你真是连女人都不算!”

这句话,刺的楚千千心脏疼。

沈昊,贺雅,还有她,三个人是大学同学。

那时候,楚千千是出了名的系花,多少条件优秀的男同学追她,她都没同意,最后选了出身平平,但每天会给她带早饭,例假会帮她冲红糖水的沈昊。

还记得那会,宿舍同学都替她不值时,她还说,平淡是福。

现在想想,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好,我知道了,明天早上9点,民政局门口。”

说完,楚千千强忍着眼泪,转身离开。

楚千千离开家,就去最近的商场买了一件新衣服,把身上的旧衣服扔进垃圾桶里。

她和沈昊刚结婚的时候,由于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她很久都不舍得买一件新衣服,刚才扔掉的那件衣服,还是她大学时候买的。

沈昊那会经常对她说,等以后他工资高了,就给楚千千买好多漂亮衣服。

可,这转眼都要离婚了,沈昊都没有给她买过一件衣服。

楚千千在外面吃了个饭,联系了几家房屋中介,约好明天看房。

到晚上9点多,才回婆婆家。

回到家里,婆婆李淑梅坐在沙发上指责,“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想饿死我啊?”

楚千千站在门口,愣了愣,“沈昊没给您说吗?”

李淑梅不满,“我儿子那么忙,他跟我说什么?赶紧做饭吧,我饿着呢。”

楚千千没说话,放下包,转身进了厨房,熟练地淘米,洗菜,切菜。

可是心里难免有些苦涩。

她大学毕业后,她为了完成沈昊说的照顾好婆婆的一日三餐这个任务,放弃了大公司的邀请,找了个工资只有2000块,但是离婆婆家和自己家都近的工作。

她每天下班第一时间来给李淑梅做饭,再回自己家做饭,一做就是三年。

她本以为,李淑梅多少还是喜欢自己的。

可自己第一次这么晚回来,婆婆却不问,只关心自己饿着了这件事情。

“啊!”

楚千千切着菜,一走神,切到了手。

赶紧用水将血冲去,才出去找创可贴。

她出门,看见客厅里没有人,也没有多想,就去电视柜下面拿创可贴。

刚贴手上,看见李淑梅在凉台上打电话。

第二章

用四年时光,来爱一个渣男

正是夏天,婆婆家又是老房子,窗台没有封,屋里开着空调没什么感觉,外面可是十分闷热的。

她想去叫婆婆进来,刚开门,就听见李淑梅说,“哎呀,你这不孝子,再找,能找到楚千千这样的吗?”

婆婆,这是在为她说话?

楚千千鼻子一酸,想着刚才自己误会婆婆,有点懊恼,正想开口,李淑梅又开口,“这样带工资的保姆,伺候我吃,伺候我穿,还这么任劳任怨的,哪有这么好找?”

听着李淑梅说话,楚千千愣愣地站在门口。

原来,自己在李淑梅眼里,不过是个带工资的保姆。

亏自己这三年对她那么好,每天变换着口味给她做饭。

她还没离开,李淑梅又说,“反正楚千千这么傻,你回来买束花,编两句情话,随便骗骗她不就好了?”

傻?

楚千千听着李淑梅给沈昊出的主意,凄凉地扯了扯嘴角。

是啊,自己是傻,她和沈昊以前不是没吵过架,沈昊之前跟公司前台的女大学生扯不清关系,也被她发现过。

当时她也闹脾气,却被沈昊几束花就哄好了。

“妈,外面热,打电话进来打吧。”

楚千千开口。

李淑梅回头,看见楚千千站在阳台门口,不由有些惊讶,连忙把电话挂了进屋。

楚千千炒好菜,端到餐桌上,李淑梅坐在那里,看着楚千千“随口”问,“千千,我刚才打电话说的话,你听见了多少?”

“没听见呢。”

楚千千微微一笑,满心凄凉。

“哦,没听见啊。”李淑梅点了点头,好言相劝,“我儿子给我说了,你也别怪他,男人嘛,在所难免的。”

“嗯我知道了,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了。”

楚千千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