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汽车

负债上千亿元的比亚迪: 再次被弯道超车已无可避免?

2019-04-16 00:28 锌刻度

锌刻度

科技产生无穷新经济价值

文/锌刻度记者 陈邓新

1.比亚迪坐拥130.52亿元货币资金,也背负1338.77亿元总债务,年度利息支出约33.52亿元(未抵扣),净利润为27.80亿元,这意味着辛辛苦苦干一年赚得还不够给银行付利息。

2.比亚迪砸重金奋起直追,然而作为三元锂电池的后入者,差距不是那么好抹平的,甚至长期合作伙伴戴姆勒也拥抱宁德时代。

3.虽然国内比亚迪发力新能源汽车较早,的确拥有先发优势,成为行业的标杆,然而后入者不断涌现,其先发优势正在逐步丧失。

3月我国新能源汽车销售数据出炉,销量排名第一、增速最快的都不是比亚迪车型。当前比亚迪毛利率、净利率不断下降、巨额负债不堪重负,唯一亮点为新能源汽车增长势头不错,然而新能源汽车强敌涌现,今明两年考验更为严峻。

1/纯粹为银行“打工”

自从巴菲特2008年入股比亚迪,后者就一直是资本市场的“明星”,如今星光不在,股价回到5年前的位置,而市值仅为1460.65亿元,相比历史峰值减少了708.33亿元。

再看比亚迪营业收入,2018年为1300.55亿元,相比5年前增长了3倍左右,为何无法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无法捕获的投资者芳心呢?

业绩不断恶化

2018年营业收入虽然同比增长22.79%,但净利润为27.80亿元却同比减少31.63%,这还是在获得大量新能源补贴的背景下,否则数据更为难看。

究其原因为毛利率与净利率双双下降,5年间年毛利率从最高点20.32%下降到16.40%,这个下跌幅度不大,但净利率从5.30%下降到2.73%几乎腰斩,更是大幅低于汽车行业平均净利率水准。

盈利能力堪忧,盈利质量也不佳,应收账款与存货潜藏风险。

5年间年应收账款从137.5亿元一路增长到492.8亿元,存货从99.78亿元一路增长到263.3亿元,前者说明赊账愈发严重、资金回款速度不理想,后者说明产品产大于出。

存贷双高凸显

年报显示,比亚迪坐拥130.52亿元货币资金,也背负1338.77亿元总债务,年度利息支出约33.52亿元(未抵扣),净利润为27.80亿元,这意味着辛辛苦苦干一年赚得还不够给银行付利息。

年度利息支出/净利润比值越大,说明公司的资金链压力越大,比亚迪超过100%更为罕见,能与之相提并论的要数暴雷的康芝药业、康得新。

因此,比亚迪符合存贷双高的特征,而这个特征是资本市场的大忌之一。

财务总监减持

A股减持公司众多,比亚迪董事、高管减持也不稀奇,但财务总监吴经胜减持就不同寻常了,毕竟最了解公司经营脉络、健康状况的一定是财务总监。

财务总监减持预示着什么?不管如何解释,资本市场的疑虑是无法轻易消除的?

 

2/战略转折找“点”失误

跳出业绩,比亚迪的问题更为严峻,一是战线拉得太长分散了精力,二是关键技术路线抉择失误。

沉迷多元化

比亚迪已电池业务起家,不断进行多元化探索,目前主业为新能源汽车、手机部件及组装、电池。

尝到多元化的甜头,也吞下多元化的苦味。

除了主业,还有云轨、云巴、储能、光伏发电、智能驾驶等业务,这么多业务都需要资金支撑,其中一些业务沦为资金“黑洞”。

譬如历时5年、累计投入50亿元研发的云轨落地不理想,叫好不叫座并不符合当初的创始人王传福的预期:“那是近10万亿元的市场。”

王传福设想的是国内有二三百个城市用上云轨,然而《关于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车辆投资项目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发布后,云轨落地门槛提高且需要审批,如此一来云轨在国内宏伟蓝图没了下文,只能出海寻找商机。

不过比亚迪也未彻底放弃,转而研发云巴,云巴与云轨的主要区别为前者从技术上进行了规避,不属于轨道交通,从而不需要审批可直接与地方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