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旅游

这座城市的人太爱吃鱼,笑称“没有一条鱼能活着离开”

2019-08-14 06:25 胖丁走天涯

我总把自己屡屡减肥失败,归结为自己太爱吃肉。每每被朋友回怼,我是个不正经的肉食爱好者。因为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俯瞰猪牛羊兔鸡鸭鹅狗……感谢大自然的辛勤哺育,这么多可爱的动物奉献肉身,被烹制出一道道美味佳肴。

奈何,我独独爱吃鱼。

“鱼算哪门子肉啊!!!”,朋友狂号。

在这座城市,吃鱼成了一种文化

初到小城呼玛,是4月底,全国大部都已经是草长莺飞,春暖花开。可远在东北大兴安岭地区,北纬50多度的呼玛,才冰雪渐融。立在黑龙江边,看大块大块的冰浮在江面,夕阳拖着粉色的尾巴,晕染了整片天空。感受着耳畔仍略微冷冽的风,恍若神境。

在这样独特的时节,春风吹开了冰上的裂缝,在水流的作用下,冰块浩浩荡荡的顺流直下,争先恐后,形成了独特的“跑冰排”。一年一度的呼玛开江节,也由此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奔赴而来,一观这奇景。

有人说,南有钱塘观潮,北有呼玛开江。这壮观的景象,必然当得起。

浩浩荡荡的开江节仪式后,就是我等吃货们最期待的千人品开江鱼环节啦。

展开全文

来自黑龙江的江鱼,随着冰块的融化终于能浮出水面,经过一整个冬天的营养匮乏期,鱼儿的脂肪消耗,浊气排空,肉质紧实,蛋白质丰富,口味与营养俱佳。再经过最懂烹鱼的本地大厨之手,开江鱼实在是馈赠远来游客的美味佳肴。

开江节当天,早早的摆好10几口大锅,每口锅装100斤鱼,烹制5个小时,大家围成一团,每人一只碗,共享这难得的美味。

黑龙江鱼,一条江里的两种命运

不止开江时节,呼玛的鱼儿美味,四季俱佳。

呼玛隔壁,蜿蜒的黑龙江,孕育了品类繁多的鱼,有着“三花五罗十八子”的名儿,许多吃过或者闻所未闻的,细细数来总有个几十种。呼玛人钟爱吃鱼,听本地人讲,俄罗斯人不喜食鱼,因此黑龙江中的鱼儿大抵有着两种命运。

游向呼玛,被当地人用N多种方法烹调吃掉。或者游向俄罗斯,等待老死江中。本地人当玩笑话来讲“没有一条鱼能活着离开呼玛。”

午后在江边溜达,一打眼就看到江边钓鱼的人,可想他家晚饭桌上,一定能有一盘香喷喷的鱼咯。

黑龙江风景不必说,白日里天空通透度极佳,蓝天白云与清澈的江面相和,不忍讲话,打扰这份美好的平静。

清晨起床,用相机捕捉日出的瞬间,又瞥到江边停着的渔船。太阳还未露头,这粉紫色的天空,实在好看又梦幻。

在下站渔邨,品一场农家鱼宴

在这个极北的小城,冬与夏都不是我常见的模样。尤其是这夏日中的日出,3点多便露了头。在我出门追逐日出之际,下站渔邨的渔民们,已经纷纷穿戴整齐,出门打渔。他们举着渔网,在空中划出一个美丽的弧线,然后渔网如江,静等一轮收获。

等赶到村子时已是午饭时候,遗憾错过了渔民捕鱼的场景,却在江边的小房子中,看到了渔民们常用的渔网。想必今天也是沉甸甸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