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王迪:商周时期制陶荫室初探

2019-06-12 20:32 社科院考古所中国考古网

摘要:我国制陶荫室起源于何时?本文提出从考古学上辨识制陶荫室的标准,梳理商周时期的制陶作坊材料,辨识出5处制陶荫室,发现:至少从西周早期开始,制陶作坊中已经有荫室的设置;制陶荫室主要用于泥质陶的晾坯;周代都邑的制陶作坊尤其注意利用这一技术保证陶坯质量;制陶荫室的辨识增加了我们对当时制陶作坊生产组织的认识。

一、问题的提出

陶坯在成形之后,必须晾干后才能入窑烧制。否则,烧窑时的高温会使陶坯中的水急剧汽化,导致陶坯炸裂。所以晾坯是制陶中必不可少的工序。

考古学家在尝试复制殷商时期白陶器时发现,白陶坯和其他陶器坯一样,不能风吹日晒,最忌快速干燥,若放在太阳下或有风的地方晾坯,易造成器物表面快速脱水,而胎内的水分排出缓慢,二者脱水速度不均匀而导致器体开裂,白陶器的干燥脱水应在阴凉处进行阴干,这是一道必要的工序。从技术上说,制陶作坊中必然有用于晾坯的阴凉场所。

漆器生产中有专用于阴干漆器的荫室。所谓荫室,语出《史记·滑稽列传》,是生产漆器时的专用房间,漆器在此房间中阴干,避免漆膜干燥过快而出现裂纹,从而保证漆器质量。这则记载表明早在秦汉时期,漆器工匠们已经掌握了荫室阴干的技术工艺。这一阴干工序与制陶的晾坯工序颇有相似之处,本文借用这一概念,把制陶作坊中用于晾坯的场所称之为制陶荫室。

从民族学资料看,至少在民国时期,制陶作坊中已有专门的荫室。《民国史料丛刊》中记述陶瓦的生产情况,瓦坯“始用木板承托,以上瓦坯房坯架,瓦坯房为制平瓦之重要房屋,屋内满置排列整齐之木架,以便瓦坯层层装叠,屋之四周,开极小之气窗,使瓦坯渐渐阴干,不起裂缝。”显然,此处所谓的瓦坯房,就是专用于晾坯的荫室。在广西宾阳县新窑村的当代制陶作坊中,大部分制陶家庭都有专门的房间,让陶坯置于其中慢慢阴干。

人类制陶已经有上万年的历史,古人们应该很早就懂得了陶坯需要阴干才能避免开裂的道理。用于晾干陶坯的荫室出现于何时,是什么样子的?阴干哪些产品?本文梳理商周时期制陶相关材料,尝试探讨商周时期制陶荫室相关问题。

二、制陶荫室的辨识标准

依据制陶的技术要求,荫室必须是一个能够避免风吹日晒的有遮蔽空间。但仅仅以此为标准,很难从考古遗存中确定找到制陶荫室。本文认为,要从考古遗存中找到制陶荫室,需要首先辨识出制陶作坊:1.在制陶作坊内的建筑(有遮蔽的空间)中发现处在原生堆积状态的陶坯,则判断这是一处制陶荫室;2.制陶作坊内的建筑中虽然没有发现陶坯,但建筑形制上与民族学制陶荫室特征非常相似,则判断这是一处制陶荫室。作者之前已就商周时期制陶作坊的辨识提出标准并辨识出一批制陶作坊。在此基础上,本文梳理相关材料,辨识出5处制陶荫室。

三、辨识的5处制陶荫室

(1)岐山流龙咀

流龙咀村位于周原遗址重点保护区域内,东距凤雏村西周早期大型宫室建筑基址仅2千米。在村西南发现西周时期的陶窑两座(Y1、Y2),东西并列,间隔0.5米,该地曾发现类似Y1、Y2的很多陶窑,分布范围约4000平方米,还征集到一批陶垫、陶印模等制坯相关器具。周原遗址是西周时期的都邑性聚落,陶窑集中分布于周原重点保护区内,陶窑周围发现制坯相关遗存和建筑,应是西周时期区域性中心聚落的制陶作坊区。

在Y1、Y2两座陶窑北部3米处发现一座夯土房基,房基上堆积有20厘米厚的器物泥坯。夯土房基,表明这是一处等级颇高的建筑,20厘米厚的器物泥坯堆积在房基之上,显然处于原生堆积状态,本文判断这是一处制陶荫房。虽然发掘者未言及这些器物泥坯的器形,但是根据Y1火门下的堆积中有大量瓦片和瓦的泥坯,Y2火门下的堆积物中含残罐片和因烧变形的陶罐、盆片及陶罐泥坯,可判断该荫房中阴干的产品应该是陶瓦、罐和盆的器坯。

(2)郑韩故城冯庄

冯庄距离郑韩故城的南城墙不远,发掘面积近6000平方米,发现春秋早期到战国晚期的灰坑370个、水井63眼、房址6个,陶窑22个。冯庄显然是东周时期郑韩故城的制陶作坊区。其中的制陶工房H325,半地穴式,曲尺形,发现大量陶豆泥坯和一具男性人骨,豆坯整齐码放在工房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