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她上校军衔,丈夫是开国大将,周恩却要用8块大洋将她赶走

2019-06-12 20:26 徽脸

从北伐到抗日,他身经百战,10年9次负伤,全身17处弹痕。

大革命时期,他的家族失去了66位亲人。解放后,他拿出自己养病和老战友送的钱,以及子女积攒的压岁钱,为牺牲亲人修了烈士墓。

他,就是开国大将徐海东。

一旦说起这位传奇将军的故事,却绕不过一个人,那就是周东屏。

一个来自安徽六安的温柔姑娘,1米49的身高,地道的家庭妇女打扮,说话时总是面带微笑。

很难想象,一个娇弱的身躯,藏着如何强大的力量,支撑着她走过艰苦的长征岁月,又如何悉心照料病榻上的将军长达30余年……

“东屏”,她将自己变成了一道屏障,陪伴了徐海东大将的一生。

童养媳逃家投红军

跟不少参加革命的女红军一样,周少兰也当过童养媳。本就是穷苦人,若不是是在活不下去了,绝不会让女儿去做童养媳。

说是童养媳,其实就是家养的奴婢,从小被卖到婆家就要干活

具周东屏的女儿徐文惠说,母亲长大的地方叫十八蛋冲,“因为穷人没有住的地方,就用18个鸭蛋换下了这个无人居住的‘冲’,我母亲就在自家搭的草棚下长大。”

周少兰的幼年生活异常艰苦,她跟着嫂子要饭要到7岁,10岁时又被土匪抢走卖给外乡人做了童养媳。

12岁时周少兰偷偷地逃离当时的家庭,她没有了家,四处流浪,听说独山那里有红军,专门帮助穷人的,就一边乞讨一边去独山。

最终,在独山投奔到革命队伍,但因为周东屏当时年龄太小,只能担任少先队大队长。

当时的红军同志都叫他小丫头。因为不长个子,又经常被身边的红军同志笑话,周东屏把自己的长头发剪成了短发,“那时候谁也不叫她周少兰,只叫她周披毛子。”

从此,“周披毛子”成了红四方面军后勤医院一名卫生工,洗纱布,洗床单,再当护理员。

1932年,周少兰到了徐海东任军长的红二十五军,才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红军战士。

而她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和徐海东的革命情缘,即将开启。

给8块大洋也赶不走

加入红军的周少兰依然在野战医院做着看护的工作。她个子不高,却天不怕地不怕。

1934年,红二十五军在河南省罗山县准备长征,按照周恩来的指示,不方便的同志尽量遣散。

在霍山何家冲那棵大银杏树下,部队开始点名并遣散伤病员,

包括周少兰在内的7名女战士也成为了遣散对象,每人发了八块“安身大洋”。

她们就是不肯离去,在路旁抱头痛哭,终于惊动了军长徐海东。

徐海东关切地询问:“为什么哭鼻子?为什么不服从组织决定?”

一位娇小而清秀的女战士上前一步,抹了抹泪,说:“我们都是逃跑出来参加红军的,我不能再回去当童养媳。部队就是我们的家,我不能没有家。再说,行军打仗,难免会有战士受伤,前线也用得着我们这些护士呀!”

这位勇敢的女战士,就是7人中年纪最小的周少兰。

徐海东被说服了,他对戴季英说:“这些女孩子,都经历过最艰苦的考验,既然她们决心这么大,就给她们一个锻炼的机会吧!”

自此,周少兰开始了她的长征。因为个子小,腿又短,母亲都是小跑着跟部队走。

而周少兰吃饭比较慢,经常是边跑边吃。

可无论怎么艰苦困难,从来都没有动摇过她坚持跟着红军闹革命的心。

于是,这七名女红军便成为长征中的红二十五军仅有的女性,被称为“七仙女”。

挽救徐海东于危难之中

徐海东应该也不会料到,自己让周少兰等人加入长征的决定造就了后来为人熟知的“长征七仙女”故事,也挽救了自己的生命,更迎来了一生相守的妻子。

1934年12月10日,红二十五军进入陕西省的雒南县庾家河,与敌六十师发生激战。

敌人虽被击垮了,但亲临前线指挥的徐海东却负了重伤,一颗子弹穿透左眼底,从颈后飞出,顿时血流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