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家承仁厚”:沈家本的氏族家风

2019-06-12 16:31 法治周末报

沈家本(画面正中老者)生前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资料图

沈家本先生简以治家,没有置下什么产业,又因种种原因,子孙后代也无力坚守仅有的房产。但于承担、担当的精神,他作出了表率,沈氏后人也没有辱没良好的家风

沈厚铎

经常有人问起,作为沈家本的后代,沈氏家族的家训、家规是什么?家风又是如何?

家风,家家有之。良善之家传良善之风,劣恶之族传劣恶之习。而家规、家训却不一定家家都有。我从小就没听说过祖上传下什么家训之类。倒是从沈家本先生开启的辈字,却是口传身教,传承了良好的家风——高祖沈丙莹公定下了“家承仁厚”的辈字,配以五行的“木火土金水”,以保证二十代不会重复。“家承仁厚”这四个字就形成了沈家本先生以降的沈氏家风。

自始至终心怀家国的沈家本

记得儿时每天描红模子,平时父亲只不过有时拿来看看,告诉我哪儿写得不好,得怎么写,就行了。等到我快上学时,得用学名了,父亲教我写“沈厚铎”三个字。没红模子,他就自己写个样子,叫我照写。

父亲告诉我,“厚”是我的辈字,又告诉我,太公、祖父和他自己的辈字,四代人连起来就是“家承仁厚”。连续几天,他给我讲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我却总也听不明白,脑海里有无数的问题。父亲也不急,只是告诉我:要记住,以后大了慢慢就懂了。

可是,在我还没真正懂得这四个字的含义时,父亲就离开了我。那是1952年,我13岁。所以,于我而言,父辈的说教并不多,而家族潜移默化的影响却是深刻的。

“家承仁厚”四个字,一目了然,谁都知道字面上的意思。但要使之融入思想、成为性格,的确是需要在家族环境中潜移默化的。

家者,家国之家。沈家本先生从青年时代,就形成了鲜明的家国情怀,且终生践行,直到寿终。就在病入膏肓的1913年初春,久已脱离政坛的老人仍心系国家安危,借诗作《梦中作》表达了自己对国家命运的深切关怀:

“可怜破碎旧山河,对此茫茫百感多。漫说沐猴为项羽,竞夸功狗是萧何。

相如白壁能完否,范蠡黄金铸几何。处仲壮心还未已,铁如意击唾壶歌。”

而从沈家本青年时代的诗作中,可以看出他的理想与志向。

1859年,沈家本19岁,正值勤奋读书求取功名的时候,他写下《咏史小乐府》三十首。

他歌颂陈涉大义凛然,高举大旗逐鹿中原的勇气与壮举:“守冢高皇置,云沉大泽乡。中原多逐鹿,首事夥颐王(之一)”;他赞赏大义灭亲恢复汉室的周勃、陈平:“大义亲忧灭,休腾卖友讥。公言杀诸吕,血溅汉臣衣(之十八)”;讴歌以文才与武略为国家驱逐异族侵略的卫青、霍去病:“志雪高皇耻,河南郡县开。单于庭北走,卫霍信雄才(之十九)”;仰慕忠贞不屈,为国守节的苏武:“勋业争方召,深思出汉朝。中兴苏祭酒,图画姓名标(之二十八)”;崇拜执法不避权贵,终被腰斩的赵广汉和刚正直谏终被诛死的韩延寿:“一代称贤傅,伤哉饮鸩时。赵韩两京兆,死后令人思(之二十九)”……

诗言志,这三十首小诗,体现了青年沈家本的家国胸怀,也成为他一生践行的志向与理想。在他几十年的仕宦生涯中,不论是仕途渺茫,身处逆境;还是为官一方,守土为政;乃或修律立法,以致修书校勘,都以家国、世人至上,以“但教不把初心负,沧海遗珠莫遽诃(《通州试院戏作》)”的精神激励自己。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这是《礼记·大学》的纲领旨趣,也是儒学“垂世立教”的目标所在。

沈家本先生正是在这种教育下成长的。他终生严以修身简以治家,所以他有资格以诗宣示“我与梅花一样清,世人莫笑在官贫(《答日本二村啸庵》)”。

正因为无愧于国,所以在清末修律中,他敢冒王公贵胄之大不韪,甚至在被攻击为“导人不孝”“导人败节”“离经叛道”的情况下,仍坚持修订法律,坚持去除旗民特权、实现满汉法律平等、删除歧视妇女的法律条款等一系列改革。

不辱家风的沈氏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