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青铜永铸:春秋仲姞豆铭文考释

2019-06-12 08:29 乐艺会

但这件自铭“錞”或“敦”的青铜“豆”形器物从外观看好像和上述几种器物用途都没有关联。“豆”形器物下部都有柄,上部是球形带盖深腹和无盖盘状浅腹两种造型,有盖的球形深腹青铜“豆”,盖上多置三足或盘钮,豆体两边对置环耳,流行于春秋后期。

这件青铜豆形器物为何铭文会自铭“錞”?如果把这篇铭文最后一个字释读成“敦”来说,这件器物就可以延伸理解。因为青铜“豆”这种器物的上半部造型和青铜“敦”的形体很相似,如果去除了豆柄,“豆”的上半部分俨然就是一个“敦”的造型。

再结合这件青铜“豆”形器的范铸工艺看,上下部分采用的是对接插合结构,这都是春秋时期的青铜范铸工艺特征。春秋时期这类器形的柄部都是与“豆”体部分分铸后再插接组合成一个整体的,也就是说,先分别做好豆体上下两部分后,再在对接处灌注铅锡使之连接成一个整体。

铜盖豆 战国 临汾市博物馆藏 纽扣拍摄

春秋晚期 四虎蟠龙纹豆

上海博物馆 乐艺会资料

战国 綯纹矮足敦

保利艺术博物馆 乐艺会资料

试想一下,这件自铭“敦”的豆形器物是不是就是在原来“敦”的基础上再加装了一个高,柄使之成为了“豆”形器,其实它的实际用途还是和“敦”一样。要是这种观点成立的话,这说明春秋后期深腹青铜豆和圆形青铜敦的用途是可以相通的。

一般都认为“敦”都是盛装黍、稷等食物的器具,“豆”是盛装腌菜、肉酱等调味品的器具,要是把两者用途同等的话不太符合文史记述。不过在春秋以来,一器多用现象非常普遍,如“壶”即可盛水也可盛酒也可储酒。这种现象在现在考古中也时有发现,2010年8月至2011年1月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临潼区湾李村进行考古发掘时,在一战国墓中取出一青铜敦,发现锈蚀严重又十分沉重,无法揭开。

送至文保室打开发现里面装着一块块碳化的东西将铜敦装得满满的,最后考古人员决定拿出一块掰开看看,结果发现里面有白色的弹性肌腱膜和一根一根的肉丝,后经中科院专家通过蛋白质分析最终鉴定为黄牛肉。[1]可见一器多用现象在春秋以来已属正常,并不能确定一件器物非得专属一种用途。

根据这件器物的铭文拓片翻译一共20字,铭文是:

唯王正九月辰在丁亥,槩可忌作厥元子仲姞媵錞(敦)。

唯,语气助词,用于句首,无实义 。在这里表示肯定。

王,这里指中国古代对祖父母的尊称。

正,正当。

九月,农历九月。

辰,时辰。

丁亥,四号晚上九点至十一点。

槩,古通“慨”,感慨。

可,允许。

忌,忌讳。

可忌,没有什么忌讳。

作,制作。

厥,代词,这里指:其;他的;她的意思。

元子,郑玄 注:“元子,世子也。”

厥元子,其世子。

仲姞,仲,排序二,姞,是姓。仲姞就是姓姞的二丫头。

"姞"姓,是中国最古老的"姓"之一。商代末年的鄂国(今河南沁阳,周初迁徙湖北鄂城)国君,时称"南伯侯",即为姞姓鄂氏。西周时密须国(今甘肃灵台以西一带泾水上游)的国君密须康公,也是姞姓密须氏。

周代贵族才有姓氏,男称氏,女称姓。周代贵族男子字的前面加,伯、仲、叔、季表示排行,字的后面加“父”或“甫”字表示性别,这样构成男子字的全称。例如:伯禽父 、仲山甫、 仲尼父、 叔兴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