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他与岳飞齐名,忠肝义胆,英雄盖世!

2019-06-12 08:26 书房记

一、韩世忠

韩世忠,字良臣。

北宋崇宁四年(公元1105年),北宋与西夏再度开战,西北州郡急募士兵,“泼韩五”踊跃报名参军。

在军队中,他挽疆弓二百斤,“挽强驰射,勇冠三军”。

有一天兴起,他手提铁朔骑了一匹悍马,奔驰到二郎山的悬崖峭壁上,来回疾舞,口中狂呼乱叫。闲观者目眩神迷,无不胆裂。

军府考究武艺,他自己一个人独用铁胎弓,所射金石无不贯穿,“骑射绝人类”。

每听到边报,他立刻上马,甚至连马鞍都不要。

他喜欢和将校们交游痛饮,资费互通有无,韩世忠身无余财,就在酒肆中和兄弟们约定,以后上阵,就用敌人的脑袋抵押。而每次作战,他总能收割许多脑袋,同伴们乐不可支,更加愿意请他喝酒。

西夏军进犯银州,韩世忠所在的部队即将开拔接战,部队中有一个名叫党万的人,在家里是独子,父母极其不舍,韩世忠就去找到他的父母说:“大丈夫当建功业,取公侯,岂能龊龊自守?”党公奇其志,同意了党万随军。

在银州,韩世忠以一名小兵的身份,爬上城头,斩关杀将,将敌将首级掷出外,诸军大受激励,鼓噪而进,大获全胜。

改日,宋、夏两军在蒿平岭大战,韩世忠为敢死队员冲杀在前,发现西夏军有名骑将异常生猛,便向俘虏打听,得知此人竟是夏军的监军驸马兀口移,韩世忠毫不犹豫,立刻提刀冲上,只一刀,就将其斩落马下,西夏兵大溃。

一名普通的小兵能有这样上佳的表现,总理边事的童贯打死也不相信,怀疑军中有所增饰,只给韩世忠提了一级工资,就此完事,全军为之哗然。

不过,是金子就会一直发光的。

不久,韩世忠转调刘延庆军中,先在天降山砦夜登城斩敌将两名,接着又在佛口砦又斩敌数人,既而至藏底河又斩敌三人,终于积战功升为勇副尉。

二、苗刘之乱

宣和二年,方腊造反,江、浙震动,朝廷四处调兵,韩世忠在王渊帐下做一员偏将,领两千士兵在北关堰大破贼众,王渊直叹:“真万人敌也。”将随身所带金银全部赏给了他。

为了早日剿除方腊,宋徽宗赵佶放出了话,“能得方腊首级者,授两镇节钺”。

冲着这个诱人的奖赏,方腊往哪儿逃,韩世忠就往哪儿追,一直追到了睦州清溪峒。

方腊躲在清溪峒的岩窟,追赶方腊的人很多,但都不知方腊藏在哪儿,大家只好搓手叹息。

成功总是留给有心机的人的,韩世忠没有和那些人一样只懂得在那儿聊天嗑牙,他不声不响,潜行溪谷,挺身仗戈,通过向野妇问路,渡险数里,终于找到了方腊的巢穴,孤身杀入,格杀了数十人,活捉到了方腊。

两镇节度使的位子就要到手了,韩世忠一战功成名就!

可是,老天又一次和韩世忠开了一个玩笑。

一个叫辛兴宗的宋将领兵截守在峒口,将方腊夺了过去,高高兴兴地做上了两镇节度使,真正的功臣韩世忠一无所得。

直到金人南侵,韩世忠的事业才开始出现了转机。

在抗金战场上,他一如既往,奋勇杀敌,一刀一枪地搏取功名。

他在滹沱河“跃马薄敌,回旋如飞”以五十骑击溃敌军两千余人;又在守将梁方平丢失浚州的情况下,力溃重围,焚桥而还;更在真定府(今河北正定县)

“以死士三百捣敌营”,将领军的“大酋”刺于马下。

赵构在相州辟大元帅府,南下济州,遭遇金人纵兵逼城,人心忷惧。

韩世忠在大元帅前后左右中五军中赵辟野的部下,据西王台力战。

金兵有数万之众,韩世忠部不过千余人,但韩世忠不畏强敌,“单骑突入,斩其酋长”,终于将金军杀退。

就是从这一刻起,赵构记住了韩世忠。

到了应天,韩世忠劝赵构登基最也很来劲,赵构将他升为光州观察使、带御器械,兼御营左军统制。

而让赵构真正感激,并彻底宠爱上韩世忠的,当属建炎三年平定苗刘之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