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古人“恨不获一见”的《四库全书》母本,今人大开眼界!

2019-06-12 04:31 历史研究

Lot.930

钦定四库全书翰林院监书本 周易集解

清乾隆翰林院钞本 1函3册

尺寸: 26.4×16.6cm

估价: 300,000-500,000

缥缃·古籍善本专场

北京荣宝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提要: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二月,《四库全书》正式开始编修,以纪晓岚、陆锡熊、孙士毅为总纂官,陆费墀为总校官,下设纂修官、分校官及监造官等400余人。名人学士,如戴震(汉学大师),邵晋涵(史学大师)及姚鼐、朱筠等亦参与进来。同时,征募了抄写人员近4000人,鸿才硕学荟萃一堂,艺林翰海,盛况空前,历时10载。至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编纂初成;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始全部完成。耗资巨大,是“康乾盛世”在文化史上的具体体现。

唐人易学重要文献

唐人李鼎祚的《周易集解》汇集前贤三十余家注疏而成,在易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易学在经历了不同时期的学术浸染之后,其争论的焦点最终定格在象数易学与义理易学的范畴之内。《周易集解》一书所采录的是以荀爽、虞翻等人为主的象数易学,是与义理易学相对的文献,因此李鼎祚的《周易集解》为后世汉学家所推重。

从文献学的角度而言,李鼎祚的《周易集解》保存了汉魏至隋唐时期一些重要的《易》注,成为清儒复兴汉代易学的重要文献;从经学解释学的角度而言,李鼎祚的《周易集解》远绍两汉象数易学,近承魏晋简洁之风,以己意解经,打破了统一的官方经学以王学为主的局面,开启了中唐以后“自名其学”的新学风;从整个易学史的角度而言,李鼎祚的《周易集解》以两汉旧学及唐代易学的“新义”反对王弼等玄学派的易学思想,成为了由汉代易学向宋代易学过渡的桥梁。

在易学发展史上,唐代易学寥寥,唯孔颖达的《周易正义》与李鼎祚的《周易集解》被完整地保存下来。唐代经学为经学统一之时代,李鼎祚的《周易集解》是在反对《周易正义》所代表的统一的官方经学的前提下产生的,因此李鼎祚《周易集解》的易学观代表了唐代易学的新动向。

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云:“凡隋、唐以前,易家诸书逸不传者,赖此书犹见一二,而所取于荀、虞者尤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云:“盖王学既盛,汉易遂亡。千百年后学者得考见画卦之本旨者,惟赖此书之存耳,是真可宝之古笈也。”

传世极稀的四库全书编辑实物

本次北京荣宝征集到的拍品,钦定四库全书翰林院监书本 周易集解是书半叶八行,行二十一字,以四库馆专用红格抄纸写就,版心单鱼尾,上题“钦定四库全书”,下书页数。标题下有“翰林院监书”字样,或为四库全书编三次修改母本。传世极稀,为难得的四库全书编辑实物资料。三次修改母本与定本已很接近,例如《山房集》九卷,宋周南撰,清乾隆翰林院抄本,国图善本部藏,二册。每卷卷端题“钦定四库全书”,书口题“钦定四库全书”、“山房集”、卷数及页数。每半叶八行,行二十一字。全书无校改痕迹。

统观大典本三次修改母本,其特点有:

①格式已完全同于《四库全书》定本,二次修改稿中格式不符者,在此稿中均已改正;

②书中基本没有校改痕迹;

③抄写字体虽不如定本之规整,但较前一修改稿为优;

④此稿是在前一修改稿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前稿所指出的问题,此稿基本都改过来了(包括改错字、文字增减、格式改动等),但也有个别并未遵从,如青词、疏语等,前稿虽提出了删除意见,但可能是因为这些书均只需抄录而不用刊行,故此稿中仍予保留。

除初辑母本外,二次、三次修改稿与采进本的母本有两个共同的特征值得注意:

格式统一。一般有如下两种格式:

①每半叶八行,行二十一字,首行顶格题钦定四库全书,次行低一格题书名,三行低二格题作者,四行低二格题篇名,五行顶格写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