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何启龙:考证征伐女真、高丽的札剌亦儿台与也速迭儿 ──兼论《蒙古秘史》1252年成书之说

2019-06-12 04:30 历史研究

一、 前言

《蒙古秘史》某些记述的史事发生时间、时序,引致学界至今一直争论着《蒙古秘史》成书年份。最终节282节跋文记载的书写年份鼠儿年,要比定为1228年、1240年、1252年、1264年, 也围绕着一个重大分歧:「《蒙古秘史》是一次写成的?还是有所续修、多于一次成书?」当中最棘手的,是《秘史》第274节的内容:

为在先出征女真、高丽的札剌亦儿台˙火儿赤作后援,教也速迭儿˙火儿赤出征了。

这是在第273节窝阔台消灭金国之后,仿似是1234年 (窝阔台六年甲午年) 或以后的事。可是,从史书所见,窝阔台可汗时代出征高丽的将领是撒礼塔与唐古;札剌亦儿台与也速迭儿是迟至蒙哥可汗 (1251-1259年) 才进兵高丽。为此,列雅德 (G. Ledyard) 提出《秘史》不会早于1258年写成,是1264年一次过写成《秘史》全部282节。 罗依果 (Igor de Rachewiltz) 回应,认为《秘史》不是一次成书,是故不可能用后来写成的窝阔台与蒙哥之史事去质疑成书年代。 沙˙比拉 (Sh. Bira) 支持罗依果的说法,又提出了一个问题:可不可能这两位将领的早期事迹只记载于《秘史》而被高丽人所忽略?

沙˙比拉的提问最有意思,他是假设了札剌亦儿台与也速迭儿二人早就活跃于窝阔台年代,只是当时他们仍未为高丽人所知。可惜,沙˙比拉未有深入查证旁引史料论证这假设。 本文将会陈列额外史料证明上述两位将领早见于窝阔台可汗年代,辩证窝阔台征伐女真部落与高丽国的史事,证明《秘史》第274节其实不是蒙哥可汗时代史事,确实是窝阔台之时的纪录。并从《秘史》的叙事风格习惯,推测,《秘史》成书于1252年,蒙哥可汗即位第二年。

二、 札剌亦儿台与成吉思汗的一百廿九千户

《元史˙塔出传》记载其父札剌台(札剌亦儿台的省译)历事成吉思汗与蒙哥,于蒙哥可汗甲寅年 (1254年) 出征高丽。 这条史料广被认识。 不过,单凭《塔出传》简单两句说了札剌亦儿台曾经事奉成吉思汗,他可能只是做可汗近身的箭筒士护卫「火儿赤」,也可能于蒙哥可汗以前并无出外征战。据高丽国文史所见,札剌亦儿台是1253年以后才现身于高丽国。 这与《元史》记载相合。不过,汉文史料再也未有更多记载。他也未有记载于《蒙古秘史》其它章节。

札剌亦儿台曾经事奉成吉思汗,但他的名字不在《秘史》第202节,不属于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大漠之时所建立的九十五个千户。此后,成吉思汗不断扩张,东征西讨,吞并的土地牧场、掳掠的人丁牲口越来越多,额外增添了不少千户。波斯文《史集》追述成吉思汗总共有一百廿九个千户与其不完整名单,代表了成吉思汗晚年的千户数目,大抵可信。 其中,左翼名单保留了一个:「札剌亦儿部人札剌亦儿台˙也速儿千户」。 这个千户名称可以有两种解读:

一、 千户长名叫也速儿 (Yesür),是「札剌亦儿裔」(Ĵalayirtai),出自札剌亦儿部 (Ĵalayir)。 蒙古人同名字者甚多,为了避免混淆,习惯在名字之后加上官职或部落族裔,以助区分。 只是,既已经写明是来自札剌亦儿部落,还需要额外添加族裔身份札剌亦儿台,多余重复吗?

二、 这是父子联名的记录方式:父亲是也速儿 (Yesür) 的札剌亦儿台 (Ĵalayirtai)。这种父子联名记述方式在《史集》并不罕见。 勋臣父子共管一个千户是常态。

学界普遍认定《史集》这位札剌亦儿部千户长也速儿是《元史˙岁赐》的也速鲁千户。 这是错误的。这位也速鲁千户其实是拖雷的家臣、晃豁坛部人也速儿千夫长。 至于这个札剌亦儿台˙也速儿千户,《史集》没有叙述沿袭情况,也没提过他的事迹,只说到这个千户有后人在伊朗伊利汗国当官,更曾出使元朝。假使这真是父子共管的千户,即使他就是后来进兵高丽的札剌亦儿台,如此简略的信息也是无助判断他进兵高丽以前的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