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他们在战场上,一个失明一个断腿,看他们如何战斗

2019-06-12 00:33 历史人物事件

他俩都是四川的兵。同在1951年参加革命,抗美援朝时又同在一个连队(抗美援朝志愿军第十五军二十九师87团第5连)。他们在上甘岭战役中的一个举动让美军感到震撼,他们一位叫王合良,一位叫薛志高。

王合良与薛志高

1952年10月,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为扭转在朝鲜战场的被动局面,于14日发动了以上甘岭地区为主要进攻目标的“金化攻势”。上甘岭是志愿军中部朝鲜战略要点五圣山的前沿阵地,其左侧是537.7高地北山,右侧是597.9高地。如果敌人一旦夺取了这两个高地,就可以进到平康平原发挥其机械化作战优势,从而进一步进攻志愿军所坚守的平康、金城以北地区,以此改善“联合国军”在金化地区的防御态势。因此,上甘岭两个高地成为敌我双方争夺的焦点。从10月14日起,在3.7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一场异常残酷惨烈的战役打响了。为了打赢这场防御战,他们所在15军29师接到命令后立即开赴战场。

战斗一开始,敌人集中300多门大炮,向我十五军阵地连续实施两天火力突击,紧接着数百架飞机不间断轮番轰炸。炸弹像暴雨一样倾泻下来,炮声震耳欲聋,上甘岭烟雾腾腾,碎石横飞。10月14日至19日,敌我双方对 537.7高地北山和597.9高地进行了反复的争夺与反争夺,几易其手。20日,敌人在强大火力配合下,占领了除597.9高地西北3个阵地之外的全部表面阵地,我军前沿部队全部退入坑道。21日之后,敌人以各种手段围攻志愿军坑道部队,一面重新调整军队部署继续实施进攻。

转入坑道战后,战斗更加艰苦,更加困难。有的坑道被炸塌,有的坑道口被堵塞,加上敌人封锁坑道,缺粮、缺水,空气污浊,氧气不足,处境极其艰难。但是,战士们个个不畏困难,始终保持着坚守坑道、夺回阵地的坚定信念。没有水,就喝自己尿。当尿也没有了,就用舌尖去舔湿润的岩石,或者伏在地上吸几口凉气。即使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他们还依托坑道,广泛开展冷枪冷炮狙击活动,积极主动地打击表面阵地的敌人,粉碎敌人对坑道的封锁围攻。王合良个子小,不易暴露,就经常趁夜出去搞小型出击,成为排里夜袭歼敌的神枪手。

10月30日晚22时,志愿军决定性反击战开始了,他们所在的5连参加了反击537.7高地北山的战斗,他所在班参加了突击排,王合良担任战斗小组组长。战斗持续到11月4日,突击排兵分三路又一次向537.7高地北山发起冲击。敌人拼命往下扔手榴弹,用机枪疯狂扫射。手榴弹在四周爆炸,子弹在头顶呼啸。王合良带着战斗小组,在密集的火力网中左冲右突,机敏地向前突击。这时,10多颗手榴弹突然在他们周围爆炸,一个组员牺牲,一个负伤,王合良的左眼也被炸伤,眼球吊在了眼框外边,晃来晃去。王合良用手一扯,痛得钻心。被血糊住双眼的王合良,只能模糊看点东西,他呼叫他的组员,却没有回应。这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叫他,听口音是他们副班长薜志高。他摸索着爬过去问他怎么样,薜志高说他的腿打断了不能走了。王合良一摸他的腿,是软的,只剩下一点皮还连着,还听见血在汩汩地流。他赶紧用身上的急救包帮他包扎了,血才止住。

经两人商量,王合良就背起薛志高,薛给他指路继续战斗。两人配合着,顽强地反击着敌人的反扑。敌人越来越多,弹药越来越少。这时,王合良突然听到身后一声爆炸,他赶紧爬过去摸薛志高,结果摸不到人;他大声喊,没有人回应,原来,当敌人扑上来时,薛志高拉响了仅剩下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了!王合良也因体力不支昏了过去,后来增援部队赶到,把他抬了下去,一个星期之后才醒过来。

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为他们追记特等功,并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王合良于1991年去世,享年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