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越南特工秘密偷袭,我军发明“水桶报警器”,越军有来无回

2019-06-11 20:29 兵说

作者:枪骑兵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立场不同,得出的观点就会大相径庭。例如交战双方,一方当然会认为对方凶残狡诈,而对方则认为自己很“勇敢”。在对越防御作战中,驻守老山一线的我军,很多时候对手主要是越军特工。谈起越南特工,我们通常会非常脸谱化地将这些特工视作“狡如狐、狠如狼、袭如蝎、逃如兔”。其实,这些越军特工不过是一群被逼着干亡命任务的普通士兵而已。

越南也懂得搞好战场宣扬的作用,他们派了大量人员对中越边境作战进行报道,越南民间受这些报道影响,也会议论这些战事。那么,在越南人心中,我军战士会是什么样的形象呢?

不用抱任何侥幸,越南对我军的描述,肯定和我们眼中的越南特工差不多,毕竟他们十年来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遭受日复一日的损兵折将,当然会通过各种言辞污蔑我军。

我军不仅在战斗精神、战斗素养上优胜于越军,而且在谋略智慧方面更是远超对手。我军向来就有在战斗中学习创新的好传统,在老山作战中又汇聚了无数优秀的青年才俊,他们中有许多军事素质过硬的战斗骨干,又有很多品学兼优的高中生和大学生,再加上部队的鼓励支持,战士们在战斗中有许多创新发明,其实战效果甚至比价格高昂的进口装备还要好。

在防御作战中,我军最头疼的就是越军特工的偷袭。而我方许多哨卡偏远,人员又少,所以一旦遇袭,必须及时发出警报,以便其他哨卡增援。

所以,每一个哨卡都要有通信和报警工具。上世纪80年代,信息化程度还非常低,美军在二战、韩战中就大量配备了单兵步话机(大哥大前世),我军还没有大量配备。只能用传统的有线电话联络通信,而狡猾的越军特工最爱做的事就是剪断或炸断我方电话线。所以前方哨卡的电话经常成了“聋子耳朵——配饰”。

一旦电话不管用,就必须有管用的警报器。这个难题被军校毕业的高材生卢徳洪解决了。卢徳洪知道,在条件艰苦恶劣的前线,高科技的东西反而容易出故障而成为废品,不如因陋就简,用最简单的方法制作最有效的工具。

想及时发出警报不难,每人一个口哨就行,不过哨声也会被敌人听到,相当于告知敌人暴露了。我军对袭扰的越军一贯要瓮中捉鳖,所以希望找到一直悄无声息的警报器。

卢徳洪看到,每个哨卡都有一个贮水桶,灵光一闪想出一个办法,他让人给每个哨卡送去长长的橡皮管,将哨卡与指挥所连接起来。每个哨卡的橡皮管的末端都深深插入指挥所的大水箱里,并在皮管上标识好各个哨卡的编号。这样,前方哪一个哨卡遇袭,战士只需悄悄地吹气,指挥所的水箱就会咕嘟嘟冒泡,一看是哪个管子冒泡,就知道哪个哨卡有情况,指挥所可以立即派人增援。

一个深夜,指挥所水箱咕噜噜响了起来,卢徳洪一看是一号哨卡,立即带人增援。一伙越南特工偷偷摸摸上来,迎接他们的是一阵猛烈的射击和投弹,不到5分钟就击溃了这伙越军。卢徳洪这个发明名声远播,被战士戏称“水桶报警器”。

为了加大对偷袭越军的打击力度,战士们还发明一种“铁树开花”战术。就是将本来埋在地里的绊发雷挂在树上,扯上拉索细铁丝。越军在黑夜里一碰就炸,如越军晚上没来,我军白天可以摘下绊发雷。这个“空中开花”的地雷,让越军心惊胆战。

我军战士还发明了一个“张冠李戴”战术,就是将钢盔放在树桩或石块上,引诱越军暴露火力位置,然后快速反击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