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丹阳专栏|纵横家玩转天下的七大法宝?

2019-06-11 16:36 白马晋壹

您如果不乘此时机完成您的功业,除掉您的祸害,一旦秦国里的亲齐派惑乱圣听,让秦王改弦更张,而与齐国联合,您的敌对势力就更加强大了。届时,您将以一敌二,悔之晚矣。如果您动员燕国的兵力,马上消灭齐国,诸侯也一定会像报杀父之仇、灭子之恨那样,争先恐后地响应您的行动。如果真正能够灭掉齐国,我们将把黄河以南一带作为您的封地,您就可以趁势图取中原,并与陶邑为邻,永世没有祸患,希望您一心一意地进攻齐国吧,不要有其他什么想法了。’”

(《战国策·秦策三》原文:秦客卿造谓穰侯曰:“秦封君以陶,藉君天下数年矣。攻齐之事成,陶为万乘,长小国,率以朝,天下必听,五伯之事也;攻齐不成,陶为邻恤,而莫之据也。故攻齐之于陶也,存亡之机也。君于成之,何不使人谓燕相国曰:‘圣人不能为时,时至而弗失。舜虽贤,不遇尧也不得为天子;汤、武虽贤,不当桀、纣不王;故以舜、汤、武之贤,不遭时,不得帝王。令攻齐,此君之大时也已。因天下之力,伐仇国之齐,报惠王之耻,成昭王之功,除万世之害,此燕之长利,而君之大名也。《书》云,树德莫如滋,除害莫如尽。吴不亡越,越故亡吴;齐不亡燕,燕故亡齐。齐亡于燕,吴亡于越,此除疾不尽也。以非此时也成君之功,除君之害,秦卒有他事而从齐,齐、秦合,其仇君必深矣。挟君之仇以诛于燕,后虽悔之,不可得也矣。君悉燕兵而疾僭之,天下之从君也,若报父子之仇。诚能亡齐,封君于河南,为万乘,达除于中国,南与陶为邻,世世无患。愿君之专志于攻齐而无他虑也。’”)

其四是“缀去”。鬼谷子所谓的“缀去”,是指对于即将离开自己的俊杰,要放下身段,说出言辞恳切、真心挽留的话,以换取其倾心相助。《战国策-卷十六》中的“苏秦之楚”、《史记·滑稽列传》中的“西门豹治邺”都从侧面反映出了君主礼贤下士、求才若渴之诚。

苏秦曾到楚国去游说,足足等了三天,才能得见天颜。苏秦心生怨怼,没聊几句,就要告辞。楚王说:“我听先生的指教就像听到古代贤人的教诲一样,现在先生跋山涉水、千里迢迢来见我,难道竟无意盘桓几日,现在就急着走?”苏秦回答说:“楚国的粮食比珠玉还珍贵,柴草比桂木还稀罕,掌管进谏的人像鬼魂一样难以相遇,大王像天帝一样不见首尾。现在我好比吃着珠玉,烧着桂木,通过鬼魂来会见天帝。我怎么能够不走呢?”楚王说:“居于深宫,不达外事,是寡人的罪过之一;侍从桀骜,款待简慢,是寡人的罪过之二;不察于细,疏于礼遇,是寡人的罪过之三。请先生在客馆住下,我接受教训了。”

于是,苏秦才献上合纵的战略。

西门豹治邺,清廉自守,不谋私利,执政为民,可对魏文侯身边的近臣却很随意,君主左右的人就联合起来,说西门豹的坏话。任官一年后,西门豹去首都汇报工作时,魏文侯要收回西门豹的印信,西门豹说:“我过去不知道如何治理地方,现在知道了,请大王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再治不好,愿意接受腰斩、弃市等罪行。”魏文侯听西门豹说的实在,不忍心收回印信,就再给他一年时间。这次西门豹上任后就加紧搜刮百姓,以便贿赂魏文侯左右的人。一年之后,西门豹再去汇报工作,魏文侯亲自出来迎接他,并向他致谢。西门豹说:“往年我替君主治理地方,君主要收回印信,今年我替您的左右治理地方,君主却向我致谢,我不能再治理下去了,请允许我辞职。”魏文侯听了这句话,幡然醒悟,说:“过去我不了解你,现在了解了,请你继续替我治邺,寡人将不再听信近人的谗言!”于是西门豹竭力辅佐魏文侯,使魏国几乎能够称霸。

其五是“却语”。却语是指暗中观察他人的短处和破绽,一旦获悉,便以之为据,加以敲打,“威胁”过后,立刻自毁“利剑”的处世技巧。

近人徐若英所编私著《残荷斋录》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河南学政何金寿的门生张铁涯高中进士之后,授任河间知府。初到沧州,他意气风发,难掩轩轩甚得之态,扬言要编书立名,邀集当地秀才、贡生八十一人,共襄盛举。文稿既成,名曰《芹草七章》。付梓之前,将其挂于东门之上,说:“愿比《吕览》,游士宾客有能增损一字者予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