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丹阳专栏|纵横家玩转天下的七大法宝?

2019-06-11 16:36 白马晋壹

(《左传》原文:宋向戌善于赵文子,又善于今尹子木,欲揖诸侯之兵以为名。如(入)晋,告赵孟。赵孟谋于诸大夫,韩宣于日:“兵,民之残也,财用之蠢,小国之大畜也。将或饵之,虽曰不可,必将许之。弗许,楚将许之,以召诸侯,则我失为盟主矣。”晋人许之。(入)楚,楚亦许之,如(入)齐,齐人难之。陈文子日:“晋、楚许之,我焉得已。且人曰弭兵,而我弗许,则固携吾民矣!将焉用之?”齐人许之。告于秦,秦亦许之。皆告于小国,为会于宋。)

可以说,向戌此举,其功勋不亚于后世“止秦攻赵”的苏代。再一次有力的证明了,纵横家们并非单纯如儒者所说“幽险诡秘,势利倾夺,一言成蹊”,也有“止戈散马,鼎鼐调和”的一面。

当然,使弭兵大会顺利召开,并非向戌一人所能,更重要的是中原地区的发展形势已造成了弭兵休战的客观基础。

首先,晋、楚两国在长期的争霸战争中,国力消耗很大,谁都难以毕其功于一役,若再打下去很可能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其次,晋、楚之间互相褫夺,令华夏大地千疮百孔,让劳动人民不堪其负,同时也损伤了中原中小国家贵族们的切身利益。他们都已厌恶这场争霸战争,强烈要求一个和平安定的社会环境。此外,随着当时政治形势的发展,出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历史变革,即:各诸侯国的体制已由“王者独掌”开始向“虚君共治”方面转化。国君逐渐失去了政治、经济、军事上的领导地位,取而代之的是世家大族颐指气使、趾高气昂、伪托圣命。由于朝堂之上并没有一个能够“口衔天宪,弹压百官”的权臣,而是呈现“多极并存”的态势,所以卿、大夫忙于在国内发展势力,进行争权斗争,以便掌握大局,故无暇外顾。这种情况在晋国表现得特别明显,公元前六世纪中叶,晋国的大权已经逐渐为韩、赵、魏、范、中行、智等几家所操纵,晋国的国君多是无能的庸人,而成为卿、大夫的傀儡。韩、赵、魏、范、中行、智等卿大夫集团不断进行着斗争,谁都希望攻灭对方,控制晋国。晋国的国君到了“令不能行,禁不能止”的地步。楚国的内部形势虽不象晋国那么突出,但王权也在衰微之中。还有,吴国的兴起,已给楚国的边陲造成了很大威胁,楚国不得不调转枪口,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防御吴国上面。向戌敏锐地看清了形势所发生的诸种变化,及时抓住了有利的时机,可以说是促成这次弭兵停战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所以我们学习《鬼谷子》,也要和向戌一样,学会谋势、借势、用势,不能思想简单的认为单凭口舌之利就可以在众多利益集团之间周旋较量。

鬼谷子所谓的“斗郄”,是当两个强大的国家不和时,使他们相争的策略。客卿造向穰侯魏冉献计,图谋令燕、齐相残,让秦国坐地分肥的故事可以为鉴。

秦国客卿造对秦国相国穰侯魏冉说:“自从秦王把陶邑封给您,至今您在秦国已经掌权好几年了。如果您能攻下齐国的话,您的封地陶邑将会变为万乘大国,诸侯将无不俯首听命,这可以同春秋时代的五霸相比啊!如不攻齐,邻国必然对陶邑虎视眈眈,从此永无宁日。所以进攻齐国,这对陶邑来说,是存亡的关键。

您如果想得到成功,为什么不派人去燕国对公孙国相说:‘即使是品格出众、智慧高超的圣人,也难以凭空创造时势,所以机会来了就不能把它放过。虞舜虽贤,如果不遇到唐尧,他也不会成为天子,汤、武虽智,如果不是遇到夏桀和商纣,他们也不会位尊九五。所以即使是万中无一的虞舜、商汤和武王,他们如果不遇到时机,也都不可能睥睨四海。现在诸侯们都要进攻齐国,这是您的大好时机啊!凭借诸侯之力,攻打敌对的齐国,既可以报复燕惠王以前的耻辱,又可以完成燕昭王未尽的功业,还可以为燕国除掉万世之害,这是燕国长远的利益所在,也是您建成大名的良好时机。《尚书》上说:做好事要愈多愈好,除祸害要愈彻底愈好。吴国不乘势灭掉越国,越国反而灭了吴国;齐国不乘势灭掉燕国,燕国反而几乎灭了齐国。齐国几乎被燕国所灭,吴国终于被越国灭掉,这都是因为除害不彻底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