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丹阳专栏|纵横家玩转天下的七大法宝?

2019-06-11 16:36 白马晋壹

尉缭子说:“秦王始皇,隆准长目,鸷膺豺声,少恩信,虎狼心。居约易出人下,得志亦轻食人。不可与之久游。”

叔鱼出生以后,他的母亲端详良久,说:“是虎目而豕心,鸢肩而牛腹。溪壑可盈,是不可厌也。”

魏安僖王问子从说:“马回性格耿直,有大夫的气节,我想提拔他当宰相,可以吗?”

子从回答说:“长目而豕视,则体方而心圆。每以其法相人,千万不失一。臣见回非不为伟其体干,然甚疑其目。”

平原君仔细观察秦将白起之后,对赵王说:“武安君之为人也,小头而锐下,瞳子白黑分明,视瞻不转。小头而锐下者,断敢行也。瞳子白黑分明者,见事明也。视瞻不转者,执志强也。可与持久,难与争锋。”

赵王质疑道:“您说对付这种人只能坚守不出,不能直接抗衡,难道仅仅是以面相为依据吗?恕我难以听从。”其后,赵国贸然使出“短兵相接”的打法,果然吃了大亏。

王莽为相时,有人讥刺他说:“莽所谓鸱目虎啄,豺狼之声,故啖食人,亦当为人所杀。”后来他篡夺大汉政权,兵败被杀。

《左传》上说:“没有忧虑却心情悲伤,那么忧愁一定很快到来;没有快乐的事却莫名其妙地突然欢喜起来,那么快乐也会马上降临。”这就是说,人们的心理和神志对即将来临的忧与喜有一种超前的感应,心神预感到后,就会首先在面容上反映出来。

因此扁鹊见到蔡桓公就知道他不久就要死去,楚国大夫申叔见到巫臣后就知道他会偷偷地娶亡了陈国后又被楚国俘获的夏姬。

所谓“见形为容,象体为貌”,大体此类。

其二是“闻声和音”。具体是指通过人的言谈举止断其“类别”。

《周易》上有这样一段话:“将叛者其辞惭,中心疑者其辞枝,吉人之辞寡,躁人之辞多,诬善之人其辞游,失其守者其辞屈。”

意思是,将要叛逆的人,说话时一般会惭愧不安,声若蚊蝇,低眉耷耳;有惑不决的人,说话时一般会模棱两可,毫无条理,犹若枝蔓;良善有福的人,说话时一般会删繁就简,提纲挈领,少而精当;性情浮躁的人,说话时一般会杂乱繁复、多端寡要、千头万绪;谗害正直的人,说话时一般会言辞闪烁、牵强附会、犹豫不定;失去操守的人,说话时一般会毫无主见、与势沉浮、随声附和。

近人刘德斌在为本章注释时说:“此其常义,而奸雄之流时或反之,不可不察。”有志者可以钻研。

其三是“解仇斗郄”。鬼谷子所谓的“解仇”,是替小国、弱国化解矛盾,维护宇内和平。纵横家向戌就是这样一个典范。

公元前546年,代表中原各中小国家利益的宋国大夫向戌曾奔走于晋、楚两大国之间,极力宣传弭兵。这时,晋国原来的执政者范宣子病死,由赵文子执政。赵氏是晋国新兴势力的代表,为了自身的利益,积极主张和楚国结盟。向戌既和赵文子(赵孟)交情匪浅,又和楚国的令尹子木秤不离砣。他先到晋国,与赵孟共议此事。赵孟听了向戌的弭兵建议后又同晋国诸卿大夫商讨,赞同者如蚁附膻。赵孟又问:“韩大夫怎么看呢?”韩宣子说:“这几年战火不断,烽烟四起,劳民伤财,涂炭生灵,给各个小国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向戌此时发出动议,提出召开休战大会,是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因此我们即使不能做到,也得在名义上答应。如果我们不同意,楚国反而同意了,以‘止戈为武’来号召诸侯,不是诸侯都要倒向楚国了吗?”于是,赵文子同意了向戌的要求。向戌去游说楚国,楚国也同意休战。向戌又去游说齐国,齐国的公室提出了一些休战结盟的难处,而新兴势力的代表陈文子却说:“晋、楚已同意了,我们怎么反对呢?现在若不应允,齐国诸侯中还有什么威信呢?”于是齐国也同意了。后来向戌向秦国和各个小国通报了情况,大家也都同意了弭兵的主张。于是,向戌约会晋、楚、齐、秦、宋、鲁、郑、卫、曹、许、陈、蔡、朱、腾14国,于当年夏天在宋国召开了规模盛大的弭兵会议,终于达到了息兵休战的目的,使中原地区出现了暂时的缓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