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丹阳专栏|纵横家玩转天下的七大法宝?

2019-06-11 16:36 白马晋壹

文:赵丹阳(作者精擅诸子百家理论研究及品论历代风物,四大门户专栏作家,著有图书《三国大军师》)

【导读】

古人作书,常将其分为“内”、“中”、“外”三部。《淮南子》有内书、外书,又有中篇;《庄子》也分内篇、外篇、杂篇;《韩非子》也循此模式,著有内、外储说及《主道》。由是可见,鬼谷子所谓中经者,当为对内、外经以立名(内经即阴符经七术,外经即鬼谷子一十四技)。

高金体题下注曰:中者,心也。经者,经纬也。此言事有经有纬,士饰言进辞,要在济物,此中经之意也。

【原文】

“中经”,谓振穷趋急,施之能言厚德之人。救拘执,穷者不忘恩也。能言者,俦善博惠,施德者,依道;而救拘执者,养使小人。盖士,当世异时,或当因免阗坑,或当伐害能言,或当破德为雄,或当抑拘成罪,或当戚戚自善,或当败败自立。故道贵制人,不贵制于人也;制人者握权,制于人者失命。是以见形为容,象体为貌,闻声和音,解仇斗郄,缀去却语,摄心守义。本经纪事者,纪道数,其变要在《持枢》、《中经》。

“见形为容,象体为貌”者,谓爻为之生也,可以影响、形容、象貌而得之也。有守之人,目不视非、耳不听邪,言必言必《诗》、《书》,行不僻淫,以道为形,以德为容,貌庄色温,不可象貌而得也,如是隐情塞郄而去之【1】。

“闻声和音”【2】,谓声气不同,则恩爱不接。故商角不二合,微羽不相配。能为四声主,其唯宫乎?故音不和则不悲,不是以声散伤丑害者,言必逆于耳也。虽有美行盛誉,不可比目,合翼相须也,此乃气不合、音不调者也。

“解仇斗郄”,谓解赢微之仇。斗郄者,斗强也。强郄既斗,称胜者,高其功,盛其势。弱者哀其负,伤其卑,污其名,耻其宗。故胜盅,闻其功势,苟进而不知退。弱者闻哀其负,见其伤则强大力倍,死为是也。郄无极大,御无强大,则皆可胁而并【3】。

“缀去”者,谓缀已之系言,使有余思也。故接贞信者,称其行、厉其志,言可为可复,会之期喜,以他人之庶,引验以结往,明款款而去之【4】。

“却语”者,察伺短也。故言多必有数短之外,议其短验之【5】。动以忌讳,示以时禁,其人因以怀惧,然后结以安其心,收语尽藏而却之,无见己之所不能于多方之人。

“摄心”者,谓逢好学伎术者,则为之称远方验之,敬以奇怪,人系其心于已。效之于人,验去乱其前,吾归于诚已。遭淫色酒者,为之术音乐动之,以为必死,生日少之忧。喜以自所不见之事,终可以观漫澜之命,使有后会。

“守义”者【6】,谓守以人义。探心在内以合也。探心深得其主也。从外制内,事有系由而随也。故小人比人则左道,而用之至能败家辱国。非贤智,不能守家以义,不能守国以道,圣人所贵道微妙者,诚以其可以转危为安,救亡使存也。

【注释】

【1】笔者注曰:《说苑》云:“是以贤人闭其智,塞其能,待得其人,然后合。故言无不听,行无见疑。”闭智塞能者,隐情塞郄之谓也。盖待其人,然后求合。

【2】笔者注曰:《反经》引《乐记》云:“其哀心感者,其声噍以杀;其乐心感者,其声啴以缓;其喜心感者,其声发以散;其怒心感者,其声粗以厉;其敬心感者,其声直以廉;其爱心感者,其声和以柔。”此闻声和音之谓也。

【3】高金体注曰:郄无极大,御无极大者。恃强好斗以御人,虽大可小也,可破也,故曰可协而并。

【4】高金体注曰:会通其辞,必令至于喜悦,又以他人之庶几于此者引而验之,以结往日之诚,而明前言之疑。

【5】笔者注曰:此谓常人不通‘多言数穷,不如守中’之理,既察其短,必记识之,取验以明。

【6】笔者注曰:荀子云:“知而险,贼而神,为诈而巧言,无用而辩,辩不给惠而察,治之大殃也。行辟而坚,饰非而好,玩奸而泽,言辩而逆,古之大禁也。”此之谓小人。

【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