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历史

“西狩获麟”,孔子究竟看到了什么?

2019-06-11 16:34 中国历史评论

《左传·哀公十四年》载:“十四年春,西狩于大野,叔孙氏之车子鉏商获麟,以为不祥,以赐虞人。仲尼观末年,麒麟现身巨野泽。《春秋·哀公十四年》载:“十有四之,曰‘麟也’,然后取之。”这两段史料说明,鲁哀公十四年即公元前481年,也就是孔子去世的前两年,一代学问大师孔子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当时一般人已经难以见到的“麒麟”。这在当时本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由于麒麟在先秦时期就是“四灵”之一,是华夏民族特有的带有神性的动物,加上后世文人的渲染,“西狩获麟”竟成为中国文化史上带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

汉碑上的麒麟

有人认为,孔子因为麒麟在乱世出现,悲叹自己生不逢时,把正在写作的《春秋》打住,《春秋》记事到此为止;也有学者认为,孔子是因为见到麒麟,深恐自己的事业后继无人,才动手写作《春秋》。

《公羊传》说:“春,西狩获麟。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非中国之兽也。然则孰狩之?薪采者也。薪采者则微者也,曷为以狩言之?大之也。曷为大之?为获麟大之也。曷为为获麟大之?麟者,仁兽也。有王者则至,无王者则不至。有以告者曰:‘有麕而角者。’孔子曰:‘孰为来哉!孰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沾袍。……西狩获麟,孔子曰:‘吾道穷矣。’”《史记·孔子世家》则记载:“鲁哀公十四年春,狩大野。叔孙氏车子鉏商获兽,以为不祥。仲尼视之,曰:‘麟也。’取之。曰:‘河不出图,雒不出书,吾已矣夫!’颜渊死,孔子曰:‘天丧予!’及西狩见麟,曰:‘吾道穷矣!’喟然叹曰:‘莫知我夫!’……子曰:‘弗乎弗乎,君子病没世而名不称焉。吾道不行矣,吾何以自见于后世哉?’乃因史记作春秋,上至隐公,下讫哀公十四年,十二公。”

不论是因麒麟出现写《春秋》还是因麒麟出现不再写《春秋》,麒麟的出现不同凡响是确定无疑的。

《公羊传》还只是说麒麟“非中国之兽也”,而到了后世,多数学者认为麒麟只是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也有一些学者认为麒麟在古代确实存在,至于是哪一种动物,有不同的说法:有的学者认为麒麟是獐,所以古书上说麒麟是“麇身”,有的学者认为麒麟就是现实中的牛,还有的学者认为是印度犀牛。

那么,麒麟在现实生活中是否真的存在过?如果麒麟是真实存在过的动物,“西狩获麟”时,孔子究竟看到了什么?

汉画像石中的麒麟

笔者认为,说麒麟“只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现实中并不存在”,是站不住脚的。

其一,在我国最早的成熟文字甲骨文和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关于麒麟的记载。

殷墟发现的可识别的甲骨卜辞中,多次出现麒麟,如“又(侑)白麐于大乙”(《甲骨文合集》36481正),“庚戌卜贞,王□……于麐、驳、馼”(《甲骨文合集》36836) ……其中“又(侑)白麐于大乙”出自甲骨卜辞中一片非常著名的“小臣墙刻辞”:“ 小臣墙比伐,禽(擒)危、美……人廿人四……又(侑)白麐于大乙”(《甲骨文合集》36481正)。这是一次战争俘获与赏赐的记录,是出土文献中最早而且是目前仅见的关于“白麟”的记录。值得注意的是,用“白麟”祭祀大乙即商朝开国君主商汤,在“国之大事,唯祀与戎”、鬼神信仰十分盛行的商代,显示出人们对“白麟”的高度重视。

这两片卜辞都是帝乙、帝辛时代(公元前1101—公元前1046年)的,证明在商朝后期,麒麟的地位已经很高,但并不难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