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军事

美国打出印太战略组合拳,中国如何应对?

2019-05-09 20:42 南风窗

探索构建“丝路伙伴协定”或“中非自贸区”之外,我国可采取“主动接触”政策,积极探索能够消弭对抗性的合作机制。

当地时间5月7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无异议通过所谓的“台湾保证法”。法案中的国会意见声称,台湾是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部分”,因此“对台军售应当成为常态”。

今年1月以来,美国军舰每月底“定期穿越”台湾海峡。5月3日,美国防部亚太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就五角大楼刚公布的中国军力评估报告举行记者会称,中国的战略是要超越美国成为印太地区最主要的强权,“如果台湾受到威胁,美国将做出适当反应”。

据悉,在5月底即将召开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夏纳翰将提出美国印太新战略和发表美国的印太安全政策。此前的4月下旬,美日印澳首脑没有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明者见危于无形,智者见祸于未萌。为了制衡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美国力推“印太战略”和“新非洲战略”。两大战略的提出,对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成不利的国际大环境和气氛。

在这种形势下,我们需要不拘一格的应对之道。其中,探讨战略融合的可行路径具有“上兵划谋”的深远意义。

  “印太战略”和“新非洲战略”

近年来,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和一些西方国家)联合推出针对中国的具有军事联盟性质的“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简称“印太战略”)。以前还只是愿景(vision),2018年以来,特朗普政府不断明确印太战略(Indo-Pacific Strategy)的提法及其意涵与主旨。

按照美国的战略愿景,“印太战略”是美国领导下的,以美印日澳等国家战略对话为核心机制,集合亚洲(包括日本、印度以及东南亚国家,尤其是印尼、马来西亚、越南、新加坡、菲律宾等国)、非洲、大洋洲和美洲有关国家,而构筑的“自由国家统一战线”。

2018年8月,美国国务院发表的《情况说明书:美国在印太区域的安全合作》详细列出了五大目标,即确保海上与空中自由、推进市场经济、支持良好治理、保障主权国家免受外部胁迫,以及促使伙伴国维护和推进基于规则的秩序。其核心是通过美国与盟友在安全、政治、经贸、价值观等领域的合作,共同维护一个符合美国意志与利益的所谓“自由、开放、包容、法治”的印太秩序。

为了从安全、经济和治理三个方面落实印太战略,美国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与美国国际开发署亚洲局共同制定了《东亚和太平洋联合地区战略》,并于2018年11月获得批准。该战略重点阐述了美国在印太地区的三大优先事项,包括与地区伙伴国一道应对朝鲜非法的核导计划;通过强化基于规则的标准,强调主权、人权和互不威胁来应对中国对国际秩序的直接挑战;为伙伴国在自力更生的道路上提供帮助。

该战略进一步明确了处理中国问题的总目标为“与中国建立建设性的和结果导向型的关系,以应对北京方面的‘修正主义’野心及其对以法治为基础的持续稳定的地区秩序的威胁”,以及三个具体目标:通过强化安全协议来建立更加强大的联盟和伙伴关系,以抵消中国的影响力;扩大与中国在对美有利的方面开展合作;采取强有力的反制措施,来慑止和规范中国的“问题行为”。

特朗普政府在执行层面已有了不少实质行动。比如军事上,2018年5月美国将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正式更名为印太司令部;制度化机制上,已构建的主要机制包括美日韩、美日澳、美印澳三边对话机制,美日、美澳、美印防长外长“2+2”对话,美日印澳四国对话机制,美国—东盟峰会等;经济上,2018年11月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称,美国承诺为印太地区提供600亿美元基础设施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