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读书

那座山,似有千里之遥

2019-08-13 06:17 weila

  寒塘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愿意在婚姻的围城里演绎一个秋天的童话,不为别的,就为那道彩虹般的花边

那时候,我在四楼就可以远眺那座山,逶迤在南天一线,苍苍翠微。而现在,得登上20层楼,目光漫过鳞次栉比的楼群,方勉强窥得全貌。

秋日里无事莫登高凭栏,城市里无断鸿声可闻,更没有吴钩可以把玩,有的只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怆然涕下。还是学学普鲁斯特,窝在绵软的床上,听着空调固执的呜呜声,在霓虹交错的暮色里,做一番追忆和怀想吧。

我居住的小城是清代小说家蒲松龄的故乡,在西汉就有了现在的名字——般阳,算来已经有两千多岁,和祖国五千年文明史相比,两千岁的般阳小城尚属青春年少。从南方古猿算起的话,人类诞生了三百多万年,而地球也存在了四十五亿年。这些数字和时光,对于我,都不如今年立秋来临的那一刻叫我心惊,心里一颤:哦,我已经步入了生命的秋天了。自古逢秋悲寂寥的落寞情绪我没有,便引诗情到碧霄的豪放旷达也是我缺失的。我只能采撷一片静美的秋叶,脚踏秋天的门槛,回首凝望来时的池塘春草、灿烂夏花,眼里涩涩,心头酸酸。

回到这座小城快三十年了。三十年前,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骊歌清酒,荡舟在孝妇河的柔波里。白日放歌,青春作伴。每个周末漫游小城的青山,夜深还过女墙,新月如钩,勾得住漫天星光,勾不住白驹过隙的青春。

在这座小城里,我踏踏实实过,浑浑噩噩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过。帮助过许多人,改变了他们一生的道路。也有许许多多人帮助过我。在这座小城里,我送走了母亲,迎来了女儿。都是在秋天。

在年轻时的诸多秋日里,陪我攀登过那座山的女子有两位。一位,命运对她似乎过于残忍,在终于穿过多年幽暗的生活隧道,刚开始安享静好岁月时,蓦然罹患肺癌,国内权威专家告诉她说治疗价值不大,生存期半年。她把自己重新活成新生儿,用新生儿的无畏、快乐迎接病魔的挑战,历经常人难以耐受的七十多次化疗,硬生生比权威专家的预言多活了三年。这三年里,她在身体状况允许的情况下,做了所在社区的义工,把微笑和慈爱留给了社区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另外一位,后来成了我的妻子,为我生儿育女,照顾老人,洗衣做饭,上班下班,周而复始。庸常岁月里,普通人的生活轨迹大体都是这样的。对于不甘平淡的人来说,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西西弗斯式的劳役和折磨。能在这份所谓的劳役折磨里,寻觅和保有天性里生活里的真善美,并且用从内心深处沁出来的真情文字一一记录下来,的确令人欣喜和钦佩。我妻子就是一位这样的“西西弗斯”。我们婚后扰扰攘攘,平平淡淡的日子,并不像童话的结尾说的那样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其实,所有童话的过程都充斥着残忍,欺骗,猜忌。童话的美好结尾不过是给黯淡的人生镶嵌上一道彩虹般的花边罢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愿意在婚姻的围城里演绎一个秋天的童话,不为别的,就为那道彩虹般的花边。

又是秋天。那座山还在那里。登上20层楼眺望,云雾飘渺,似有千里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