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读书

乐队的夏天:属于新裤子的《我们的时代》

2019-08-12 14:18 娱乐综艺六姐

《乐队的夏天》第一季在热热闹闹中落下了帷幕,最后一期节目无关于淘汰,只不过是公布了一下事先已经能猜出个八九分的HOT 5排名,气氛也是难得的和谐(除了新裤子的宽博士那嫌弃地一抖肩膀)。

虽然最终HOT 5的排名挺耐人寻味的,基本上就是与节目方深度合作的每个唱片公司瓜分了名额,颇有“分猪肉”的嫌疑,但最终年度排名最高的HOT 1的归属也算是名至实归。

只不过原本大家都以为新裤子会在节目的最后送上一曲《最后的乐队》,没想到他们却选择了一首20多年前的老歌——出自乐队第一张同名专辑的《我们的时代》。

这歌我太熟了,2005年,杨主播还是个刚刚上大学没多久的愣头青,那会我们也玩了一支校园乐队,而《我们的时代》一直都是我们的一首保留曲目。

尤其是跟在别的乐队或者什么歌手的后面出场的时候,当唱起“终于到了这一天,一切都改变”的时候,很有一种别样的感觉。那会儿玩乐队觉得挺憋屈的,长辈们不理解,身边的朋友大概也只觉得“挺吵的”。

但那时候我们总觉得以后玩得好了,以后技术好了,总能等到“我们的时代”。

展开全文

本期名场面:“宽博士的嫌弃”

但后来我们知道“乐队的时代”并没有来。

我们经历了全民选秀的时代,经历了“神曲”满天飞的时代,接下来民谣火了,再接下来说唱又火了。

如今已经没多少年轻人觉得玩乐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了,而且玩乐队相比于照着一本《吉他三月通》扒拉两天 ,然后弹着《南山南》去泡妞来说,难度也太大了。

更不要说后来那些说唱歌手,正如大张伟在《乐队的夏天》最后一期里面对新裤子所说的那样:“如果你们再不燥,他们只能看那帮跳舞的躁了。”

当然,我并不是想要挑起类似“音乐圈鄙视链”的话题,我只是觉得,说唱当然有它能打动人的一面,因为它有信息量最大的歌词,也有独特的语言的律动;民谣也有民谣的简单和质朴之处,但是乐队音乐依然有它自身独特的魅力不是么?

即使是抽离了歌词本身,就算是后摇,也一样有其他音乐所不能比拟的独特之处吧。要不然,我们就不会在《乐队的夏天》里不止一次地听到Explosions In The Sky和God is An Astronaut了。

从这点上来看,真的很感谢《乐队的夏天》,让现在的年轻人们重新感受到了乐队音乐的魅力。

所以,在第一季的《乐队的夏天》最后一期,我们听到了新裤子的《我们的时代》,而不是《最后的乐队》。

这就有点儿像是给这个节目的最后奠定了一个乐观主义的基调,因为这不是一个大家“最后燃烧殆尽”的悲情结尾,而是一个宣告着“乐队的夏天”即将到来的喜剧性开场。

这一天来得有点儿晚,1998年当新裤子发行同名专辑的时候,他们大概没有料到接下来20多年的路有多难走。在2005年的纪录片《北京浪花》里,当镜头采访到庞宽的父亲的时候,他还会对着镜头认真地解释:他们只是“业余的”,他们“都有自己的专业”,庞宽是“搞平面设计的”。

谁能想到他们接下来还会继续坚持了十几年啊。

纪录片《北京浪花》中的新裤子乐队

因此,我很喜欢新裤子乐队赵梦在拿到HOT 1以后的那一段发言,她说“希望现在的年轻人,可以通过《乐队的夏天》这个节目,可以有更多的朋友对乐队感兴趣。大家都拿起吉他、贝斯、鼓,然后我们都一起来玩乐队吧!”

而我在滚堂的评论区,也看到有朋友在留言说,通过《乐队的夏天》,他八岁的儿子都学起了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