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读书

导演王超:对他人的漠视源于个体对社会的关注越来越少

2019-06-12 16:29 新京报

“怎么唤醒内心的敏感部分?怎么触碰生命中将死的、渐渐麻木的部分?在这个电影里,这可能要略大于表面的同性恋和异性恋的故事。这是电影要表达的重要内容。”

这部曾经号称“内地第一部过审可以公映的”同性片,在一年前上映以后,《寻找罗麦》遭遇到了票房滑铁卢。豆瓣评分也是低开低走,从4.9一路下滑。截至2019年6月9日,可以看到,有5290人在豆瓣对这部影片进行了评价,评分是4.4,“失望”是评价里提到最多的字眼。

《寻找罗麦》上映于去年四月,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经历过一次导致少年意外死亡的车祸之后,相识已久的赵捷和罗麦逐渐产生罅隙。事后,罗麦去了西藏,希望可以寻找平静、洗清罪孽、完成救赎,不料却遭遇一场雪崩而遇难。罗麦走后,赵捷也踏入了这段象征涅槃与救赎的莲花之旅。影片一开场,就是赵捷将罗麦的骨灰带回法国,然后据此展开回忆。

在近日于河北省廊坊市七修书院举行的第六代导演王超《寻找罗麦》电影放映分享会上,王超和现场观众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谈及了自己从创作小说《去了西藏》到将其改编成电影《寻找罗麦》的创作历程及相关思考。时隔一年重温这部影片,王超直言“这次再看感受不尽相同”。

上映时隔一年,导演王超(前排居右)与观众们一同观看了由自己执导的影片《寻找罗麦》。

“电影里我更加尊敬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内心里对道德的抉择、对生命的负疚意识也是这部电影的核心动力。”在放映结束后的现场交流分享中,王超坦言这并不容易,“一般电影里表现一个故事很容易,表达内心,尤其是表达内心中微妙的那一部分很难。”

社会中的很多事情到底跟我们有没有关系?这是王超的思考,“在现场看到一个倒下的人,你都不敢去扶了,不该你摊上的你摊上了。在这个时代去讨论这份敏感,我相信大多数人会觉得多余。但是,正因为这份敏感在这个时代消失得非常快,才有很多对生命的漠然。”

在电影里,我希望看到更加实质的关系

十八年前,因为首部执导的电影《安阳婴儿》,王超正式开启了他的导演生涯。这部影片最终入围第5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还获得了第37届美国芝加哥影展国际影评人奖、美国圣巴巴拉影展最佳外语片奖。这部影片为他赢得了天才作家、天才导演的评价,也让他成为了受国际电影节持续关注的导演。

这之后,《日日夜夜》获得第26届法国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江城夏日》获得第59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影片大奖;2014年执导的《幻想曲》入围第6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展映等。

然而,争议的声音也从来不曾缺少。特别是在《寻找罗麦》上映以后,这种声音达到了一种顶点,一边倒式的差评让这部影片处在被审视的位置。最大的争议,当然集中在这究竟是否是一部同性恋影片,以至于很多来观看该片的人,似乎更期望看到一部中国版的《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剧照。

“我们可以让内心更加的宽广一些,更加的容纳一些,让爱变得更加的丰厚,更加的敏感。”在分享会的放映结束之后,王超讲述了这部影片的创作初衷和历程,也分享了自己的思考。

影片拍摄于2015年,2018年终获上映,“这部片子对我来讲也是一个挑战,是根据我好多年前的小说改的,那个小说叫《去了西藏》。”小说里,一起长大的赵捷和李亦,在目睹一场导致少年死亡的车祸之后渐行渐远。李亦良心难安去了西藏旅行,故事的最后,赵捷去西藏领回李亦的骨灰,并代替他去追寻灵魂的归宿。

王超说自己探讨了一个生命遇到的道德悖论,导致少年死亡的车祸虽然与主人公没有直接关系,法律上他们没有责任,但内心里的负疚却无法逃离。两个好友因为这件事情产生了分歧,其中一个人想要去西藏散心,但没想到却遭遇了雪崩,这让另一个人更加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