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读书

文化现场 | 许知远《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北京首发、杭州发布活动

2019-06-11 16:26 活字文化

1880——1930,中国近代历史上变动频仍的50年,而梁启超亲历了这一切。作为晚清到民国社会转型的代表性人物,梁启超的故事值得一写再写。

今年正值梁启超逝世九十周年,活字文化策划出品了许知远的最新著作《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许知远回访历史现场,以想象激活史料,状摹青年梁启超的希望与挫败,复活时代的细节与情绪。

新书上市后,我们在北京和杭州举办了两场首发活动。除常规对谈,两场活动分别请到了花伦乐队的成员和丹体人声音乐工作室表演电音和阿卡贝拉,用音乐勾勒梁启超,呈现那个时代的风貌。

许知远老师在现场为大家带来了朗读。北京首发活动我们也邀请到了前期报名的读者,沿着梁启超行走过的轨迹,以方言朗读的方式打开19世纪的历史剧幕。

以下为活动对谈的精彩片段,让我们一起回到现场,聆听《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的背后故事。

北京·5月22日

许知远×马勇×李翔×李菁

历史和未来一样崭新

北京对谈现场

为什么会写梁启超

李菁:为什么会写梁启超?虽然你在序里面用很戏剧化的描述说你跟书封上的他对视,并在其中你找到了某种顿悟。但如果你在书架上看见的是别人呢?如果是鲁迅、胡适呢?

许知远:我觉得这跟我毕业之后就从事新闻业有关系。在近代中国新闻行业的萌发过程中,梁启超可以说最重要的参与者或助力者之一。梁启超编过很多报纸,当时曾是《时务报》的主笔。这对我而言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

另一方面,我喜欢非常厚的书,对规模有某种迷恋。这可能是一个粗俗的标志,也可能是匮乏的标志。所以我内心里有写非常厚的书的愿望。在写作过程中,我也越来越发现,梁启超的规模可以容纳非常多的东西。

李菁:从史观上看,你是有什么新的视角或想法在带动你写这本书吗?

许知远:首先我很努力把它还原成“人”的故事,因为在我们的很多历史写作中,人是隐形的,缺少个人的成长故事。然后我也很希望讲述代际的故事,比梁启超更早的一代,更晚的一代,经验是很不一样的。这也是第一卷中非常显著的部分。

另外,我很注重一点就是希望把全球的视角带到这本书里。第一卷还不明显,第二卷讲梁启超流亡到日本之后,世界的维度就会更明显。比如说,我必须要努力描绘当时明治末年的社会情形,才能表达出梁启超在日本的时候的感受。

我也很想把戏剧的感觉代入进来,做一个全景式的表达。希望大家读的时候,能看到历史充满了偶然和可能,充满了分歧和争论,也看到一种历史场景。比如去北京赶考的士子怎么去琉璃厂买东西,去哪里吃饭,城市的面貌是怎样的。翁同龢在第一卷里面是非常重要的人物,他曾经那么重要,后来又是怎样淡出历史舞台的呢?黄遵宪在这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但是后来,他坐在家里收到梁启超从日本寄来的信件,在报纸上看到梁的一些新闻,感伤地看着这一切的变化。我希望大家能读到很多不同的情绪,它像一个戏剧,像一个舞台,灯光照到的有时在中央,有的时候也在边缘,有的时候你就出局了,但出局之后又可能重新回来。每一个人不同的命运都在历史里面重叠,我希望能把他们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