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读书

从今天起,我不做编辑了

2019-06-11 16:26 做书

做書按:

今天这篇编辑手记有些特殊,作者离开图书行业已经有三年之久。她记录下了三年前辞职时的感触,如今又重新回顾了这段经历,获得了一些微妙的体会。希望这篇文章能为正在出版业工作,或者犹豫要不要加入、离开出版业的你,提供一个真实的参考。

三年前

又是凌晨两点,给杂志社发的打包图片还在上传中,我窝在沙发里,手托着下巴,闭眼等待。

在心里跟自己说了一百遍,再撑一撑、再撑一撑,这个邮件发送完,立马上床睡觉,连梦都不要做,一觉睡到大天亮。

几分钟后,图片上传完毕,网页上也出现“发送完毕”四个字之后,脑子突然清醒了,今天是我做编辑的最后一天,以后我再也不用跟厚厚的纸质稿件打交道、再也不用看稿子看到深夜、再也不用因为一句文案的摆放跟设计师撕逼,也不用为了找一张好看的图片,翻遍整个网站,也不用绞尽脑汁找选题,不用在图书出片前紧张得要死要活。

-1-

刚入行的那会儿,原单位里有一个姐姐,烫了头金黄色的狮子毛,脾气很差,跟她部门的人在单位里骂了很多次架。我们在食堂遇见,后来一起去地坛公园散步,她每天都劝我快点换行业,图书这个行业不挣钱,还很辛苦,给他人作嫁衣裳,给别人推名气,有时候还不讨好。

就连带我入门的师父,也劝我能换行、赶紧换行,图书行业苦逼不说,还不挣钱。

那位姐姐做国学书,《老子》《孔子》《孟子》《弟子规》以及《诗经》等大部头国学书,前几年国学热,销售量上百万册。

有一次她又在办公室跟人吵架,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2-

那个时候,每天上班到下午四点半,脑子发紧、眼睛发疼。下班路上从来没有看到过夕阳。从地坛往安定门地铁站走的那段路上,我总会在那座桥上停一停,看着很像我老家济南的桥和水,刚刚发誓要换行的心情,就跑得一干二净。

后来慢慢习惯了这种节奏,把稿子带回家看,为了一个封面跟各个部门的人撕逼扯淡,跟印制那个冷淡女吵过架,也被她气哭过,跟美编撕过逼,也立在领导电脑前正好看到她在说我的不是,领导扭头很尴尬。我却在那一刻明白,以后要多跟人拍桌子。

我第一次离职的那一天,从安定门地铁口出来,正好遇见我的陈老师,我跟她说今天我要走。她吃惊地拽住我,我们就站在那个桥上,停了几分钟,她说你干嘛要走,不是干得好好的吗,如果不开心,可以去我们部门,你可以申请调部门。

那天下小雨,八月份,我站在桥上突然一下子想哭了。

进到公司,小组的老同事说,“你今天看起来不一样了。”

我问她,“怎么不一样啦,和平时一样呀。”

她说,“你一下子自信多了。”

我就冲她笑,什么也没说。

我部门经理,谢了顶,发行出身,人软弱,曾经有个空降同事差点把部门里的人带走一半,他摸着谢了顶的脑袋,还是顶过来了。他说昨天发行那边的人还夸你呢,今天你就跟我提离职,我说要回青岛结婚。

办离职申请走到办公室主任 x 老师那里时,就是给我放了一面、直接让我进二面的老师,跟我谈了一下午,说你要是干得不顺心可以跟上面的领导说(很多层),刚来北京没几年怎么就回去了呢。

还是很多人说这位老师的坏话,但我却很喜欢他。他那天跟我讲他刚来北京的时候,身上只有几十块钱,做过很多工作,发过传单,为了得到一份工作一个月学会了日语,他们吃过很多苦,现在日子不照样过好了么,在北京留了下来。

说实话,很感谢我遇到的每一个人。即便他们不被身边的人所待见,即便当年和我撕过逼,吵过架,为了一个版式气上半天不说话。我也很感谢他们。

工作、撕逼、拍桌子、吵架,然后和好,再继续干活,这是工作的进程。我不知道,有没有一种工作进程,大家可以和和气气、感恩感激,这样子进行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