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啦网 首页 > 达人

美容 | 电影明星也想当网红赚大钱

2019-04-15 10:45 BoF时装商业评论

本文作者:Rachel Strugatz

米歇尔·菲佛(Michelle Pfeiffer)推出了由一系列“纯净”香水构成的首条美妆产品线。但在市场上,是否无论是哪家初创公司,明星光环和独家产品都足以让其成为社交媒体上最热门的话题呢?

美国纽约——米歇尔·菲佛入驻 Instagram 还不到三个月时间,但她在该平台斩获的粉丝,其数量之多、互动之踊跃着实让资深网红眼红不已。

她发的第一条 Ins 就是她在《蝙蝠侠归来》(Batman Returns)中变身为猫女的一幕,阅读量达到了五十多万,而到了周日,这位主演了《疤面煞星》(Scarface)和《危险游戏》(Dangerous Minds)的女演员就在 Instagram 上收获了 21.5 万的粉丝。她加入 Instagram 大军的举动很是突然,而她也没有掩饰背后的原因:菲佛在周一推出了 Henry Rose 香水系列,里面的五款香水都是由“纯净”原料制作而成的。

宣告名人“阵亡”,至少是在销售时尚产品和化妆产品方面,变得流行了起来。曾经带动香水销量的大功臣——光彩夺目、不可接近的电影明星渐渐出局了,取而代之的是在社交媒体上有着众多粉丝的“可靠”网红。作为时代变迁的一个标志,2017 年 12 月份,就在凯莉·詹娜(Kylie Jenner)的 Kylie Cosmetics 被披露销售额突破 4 亿美元大关之际,美国最大连锁药店 CVS 全面下架了萨尔玛·海耶克(Salma Hayek)的美妆品牌 Nuance。

菲佛即将检验出老牌名人是否还能在美妆领域拥有一席之地。她拥有三项奥斯卡奖提名,几乎是全球家喻户晓的明星。不过先抛开她近日在 Instagram 平台上获得的成功不提,她并未像许多同行那样,在开始做生意之前,先花上好几年的时间去培养固定的受众,譬如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她在为她的 Goop 品牌写了好几年的简报之后才尝试卖产品。

“我看其他类别的产品都有了变化。透明度开始发挥作用,大家也真的在关注原料的安全性。”

“我看其他类别的产品都有了变化。透明度开始发挥作用,大家也真的在关注原料的安全性。”上个月,这位女演员在与BoF谈到她推出自己的产品线的动机时说道,“除香水外的所有事物都取得了进展。”

十年前左右,受到名人支持的产品大多属于授权交易,像詹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和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之类的明星会授权将她们的名字贴在无名生产商生产出来的产品上。帕特洛、杰西卡·阿尔芭(Jessica Alba)、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和其他明星则发现她们可以化名气为完全成熟的生意,从而行使更大的掌控力,而且还可能赚到更多的钱。阿尔芭的 Honest Company 的估值据说曾一度接近十亿美元,巴里摩尔则正将她的 Flower Beauty 品牌拓展至家居用品领域。

Michelle Pfieffer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菲佛很快就强调 Henry Rose 不是授权交易。她是公司的创始人,目前公司只有她和执行总裁 Melina Polly 两人。她们一起监督了整个流程:从设想到与制造商 International Flavors & Fragrances 合作再到原料采购、测试以及包装。五款香水都是按照菲佛的“气味记忆”命名的,譬如“ Jake’s House ”和“ Dark is Night ”,每款香水售价 120 美元。

菲佛选择纯净香水作为产品也意味着她不会有许多的名人、网红等竞争对手。香水业一直没有公布制造香水的原料,所以就算制作流程完全透明也很难做出同样的香水来。化妆师 Gucci Westman 和 Beautycounter 的创始人 Gregg Renfrew 都曾称纯净香水是纯净美妆的下一个前沿领域,但他们都没有研制出符合要求的香水。

据菲佛透露,大概在九年前她就有了制作出纯净香水的念头,不过相比于她的想法,化妆品公司对她的名气更感兴趣。